广陵散是谁的作品(有一种气质叫嵇康与《广陵散》)



01

在中国历史上,“竹林七贤”是三国时期玄学的代表人物。

阮籍、嵇康、山涛、刘伶、阮咸、向秀、王戎,七个好朋友经常在竹林里喝酒、唱歌、写文章。高兴了,还要仰天长啸。

如果你以为他们是吃饱撑的,不务正业,那就大错特错了。

当时司马氏已经大权在握,时刻准备着改朝换代。时局不清明,社会又处在向士族政治过渡的时间节点上,有才华的文人也不好过。他们话不能乱说,文章不能乱写,官也不能乱做,甚至连一腔热血都不能乱洒。

七个人没事就到竹林中聚会,只有在远离城市喧嚣的山野之中,他们才能说说真心话。

在中国历史上,“竹林七贤”代表的是文人的自由意志。面对世事无常的局面,有人选择逃避,有人选择妥协,而他们的精神领袖——嵇康则选择坚守。

千年以来,当世道不公时,嵇康就会成为有志者的精神寄托;当人生成为悲剧时,嵇康也是我们心中的光明憧憬。

人生漫漫,我们都在世事蹉跎中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人,唯有嵇康抱着本真的个性笑对世事,做着他少年时最想成为的那个人。

02

在讲究门第出身的魏晋年间,嵇康出身的门第并不算高。他的父亲嵇昭,是治书侍御史,哥哥嵇喜虽然做到扬州刺史,但在嵇康出道时,他依然默默无闻。

这样的家庭出身,与颍川荀氏、河东裴氏、太原王氏相比,可谓云泥之别。所以,当曹操的儿子——曹林提出:“叔夜,你来做我的女婿吧。”嵇康根本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做了曹操的孙女婿,就相当于迈进了权贵的圈子,以后就是自己人了。

虽然权贵的圈子愿意吸纳有才华的人,但当你深入那个圈子时才会发现,维持关系链的,只有血脉,人人只认亲戚。

看着25岁的嵇康,曹林很满意。看着给自己挑开盖头的丈夫,长乐亭主也很满意。

嵇康“身长七尺八寸,风姿特秀”,“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将崩”。一米九的大高个子,肯定是美男子,站在那里仿佛青松挺立。

外表帅、气质佳也就算了,嵇康的才华也出众,年纪轻轻就成为专家、教授级的学术大咖。24岁时,他就写出指导营养学、医学行业规范的《养生论》,刚一发表就成为魏国养生爱好者的枕边书。嵇康也自动升级为中老年人之友。

他随身携带着一把琴,闲来无事时就在树下轻轻地抚、慢慢地哼。良好的音乐素养又为他吸粉无数,以至于嵇康每次弹琴唱歌,都会被围得水泄不通。

嵇康还会写诗。在送哥哥参军时,他写了一首送别诗《赠秀才入军》,其中有几句我特别喜欢,你们感受一下:

良马既闲,丽服有晖。

左揽繁弱,右接忘归。

风驰电逝,蹑景追飞。

凌厉中原,顾盼生姿。

写《从前慢》的木心先生最推崇嵇康的诗:“嵇康的诗,几乎可以说是中国唯一阳刚的诗,不同于李白、苏轼的豪放是做出来的架子,嵇康的这种阳刚是内在的、天生的。”尤其是“凌厉中原,顾盼生姿”这两句,简直美极了。

03

在“高平陵之变”中,原本的计划是士族与亲贵达成妥协,共同执掌朝政。可当政变结束后,司马懿仔细一琢磨:“不对啊,我不能背这个黑锅。”那么等待司马懿的便只有登顶一条路。只有像曹家那样坐上皇位,才没有后顾之忧,于是,被承诺活命的曹爽死了。何晏、夏侯氏等亲贵死的死,散的散,剩下的,只有不合作的士族和文人了。

嵇康在迎娶长乐亭主后,就赶上了这样的时代。作为曹家的女婿,他是潜在的威胁;作为有才的文人,他又是拉拢对象。

在生活中面对复杂的工作环境,有再多的不情愿和看不惯,我们也只能告诉自己:“习惯就好。”即便心有不满,也只能默默干好手中的事,下班后喝杯小酒,安抚一下不甘的内心,然后继续迎接明天的苟且。

然而嵇康活得很“真”。他看不惯司马氏的作为,于是就领了一个“中散大夫”的闲职,按月领工资却不去上班。我就是不喜欢你,我就是不喜欢朝廷的气氛,所以我宁愿辜负一身才华,也不愿明珠蒙尘,你能奈我何?

他把家里的院子改造成打铁的作坊,每天“叮叮咣啷”地打造农具,做好一套就送给周围有需要的人。人家把钱送来,他死活不要。不过,如果人家拿来美酒和烧鸡,嵇康就乐了。他还会搬个小板凳和人家喝酒聊天,闲扯生活八卦。

身处困境,嵇康活得那么纯粹,那么真切。

04

虽然只领工资,不求进步,嵇康依然是那个时代的国民偶像。司马昭掌权后,特别希望嵇康能积极出来工作,来做他司马氏这朵红花旁边的大绿叶。

当“竹林七贤”之一的山涛离职时,为了帮嵇康谋一条出路,他主动推荐嵇康接替自己的职位。司马昭很期待嵇康,可他等来的是《与山巨源绝交书》。

吾新失母兄之欢,意常凄切。女年十三,男年八岁,未及成人,况复多病。顾此悢悢,如何可言!今但愿守陋巷,教养子孙,时与亲旧叙离阔,陈说生平,浊酒一杯,弹琴一曲,志愿毕矣。

表面上看是与山涛绝交、拒绝推荐,实际上是拒绝司马昭的拉拢,不站队、不参与,固守清白。

后来,灭蜀的钟会也是嵇康的粉丝,为了接近偶像,他曾带着自己写的书《四本论》去求指点。嵇康看不上钟会,就没搭理他——作为曹魏开国功臣钟繇的儿子,你居然投靠司马氏当“魏奸”,还有脸到我家里来?!

过了几年,钟会升官发财后又来了。嵇康继续埋头打铁,依然没有搭理他。过了一会儿,嵇康斜眼看他:“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钟会说:“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说完,大袖一甩,一脸铁青地离开了。一颗炽热的红心献给嵇康,却被他嫌弃,钟会既难过又悲愤,这个仇也就此结下了。

05

嵇康有个朋友叫吕安,两人关系十分要好。他们经常在一起谈论诗文、饮酒弹琴,喝醉了就在外面睡,第二天再回家。偏偏吕安的老婆徐姑娘十分漂亮,成天独守空房,这就引来无数“苍蝇”在她身边嗡嗡叫。

263年的一天,吕安又跟嵇康出去玩。他的哥哥吕巽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想法,就下药把徐姑娘给迷奸了。第二天吕安回家以后,知道了这个事,当场就炸开锅了,转头就要去衙门告状。

这事一旦传扬出去,吕家的名声就毁了。在“九品中正”的体制下,除了出身以外,没有好名声就等于没有了一切,官丢了,财产也保不住,子孙的出路都会被封死。

于是嵇康就劝吕安:“为了大局着想,要不就私下解决吧。”毕竟关系重大,吕安冷静下来后答应私下解决。这时,吕巽害怕了,他怕半夜睡觉时会被弟弟抹了脖子,于是就恶人先告状,跑去衙门诬告吕安不孝。

司马氏掌权后,鉴于自己没有忠于曹魏,所以也不敢提“忠”,只敢言“孝。”现在吕安居然敢不孝,如果不严肃处理,那这张仅有的“招牌”也保不住了。于是,吕安就被抓了起来。

事情的来龙去脉,嵇康是十分清楚的。犯罪的恶人逍遥法外,被冤枉的人却进了监狱,这叫什么事?他挺身而出,为吕安作证,却被钟会抓住机会。他对当年的羞辱念念不忘,这次就趁机对司马昭说:“嵇康是条卧龙,不除掉迟早是祸害。”

司马昭也记着仇呢,一拍大腿:“正合我意。”于是在洛阳的监狱里,又多了一位含冤的人。

当嵇康以“谋反”罪名入狱的消息传出后,天下沸腾。他的高洁品行是有目共睹的,这么多年来他不理世事,只顾着打铁,如今却被告谋反,你司马昭蒙谁呢?

三千太学生拉起队伍就上街游行,要求朝廷赦免“国民偶像”嵇康;洛阳的读书人也到衙门前请愿,请求与嵇康一起坐牢;外地的士子也骑马坐车赶往洛阳,纷纷要求释放嵇康。

这样的场面,吓坏了司马昭。他知道嵇康的影响力大,没想到有这么大。影响力这么大的嵇康,还不愿意合作,如果有一天他真想谋反了该怎么办?再加上钟会在旁边煽风点火,司马昭的嘴里便轻飘飘地吐出一句:“那就杀了吧。”

263年,洛阳晴空万里。嵇康和吕安盘腿坐在刑场上,等待最后时刻的到来。他抬头看看太阳,离行刑的时间还早,于是提了最后一个请求:“时间还早,不如让我抚琴一曲吧。”在得到监斩官同意后,他平常用的那把琴被送到刑场。一曲《广陵散》在他修长的双手中弹奏出来,金戈铁马的气息瞬间弥漫整个刑场,让围观的人打了一个冷战。

中国古典音乐以温和的曲调为主,《广陵散》是少有的以杀伐为主旋律的音乐。它以“刺韩”“冲冠”“发怒”为主线,将战国大侠聂政为报知遇之恩,孤身入阳翟刺杀权臣于庭前的壮烈表现得淋漓尽致。

嵇康在刑场弹奏《广陵散》,就是在对司马昭说:“你杀了我又能怎样?正义是杀不尽的。将来我青史留名,而你将遗臭万年。”

刀起头落,《广陵散》绝。一种知识分子的精气神,也随着那一刀,消散在历史中。从此以后的“司马天下”,只有唯唯诺诺的大臣、鲜衣美服的风流、贵族斗富的奢豪,却再无坚守正义的勇士和甘于平淡的节操。

嵇康坚守一份信仰,守护一份承诺,寻找一份光明,对抗一份黑暗,对生活不将就,最终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此生必然无悔。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下午3:1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下午3:22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