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真族和满族是一个民族吗,难道金国以前也梳辫子?


1995年9月曾经在河北省承德市举行了“纪念满族命名360周年讨论会”,这次会议是由中央民族大学满学研究所发起的,国内各地的满学及清史研究学者近90人参加了这次学术会议,就满学研究领域内的历史、社会、语言、文学、艺术、民俗等学科的诸多课题,进行了颇有收益的切磋研讨。

著名女真文、满学、清史、蒙古史专家金启孮先生在在这次会议上有过这样一段发言:将女真改名满洲这一件事做为满洲族(以后简称满族)的一个新的起点,确实值得纪念。这一改称其影响面之大不仅限于满族,简括起来说,这是清太宗皇太极文治上的一件大事。

满洲族和女真族本是一个民族,在金朝灭亡以后,女真人常借女真族和金朝做为重新统一女真各部和恢复金朝统治的宣传口号。

元朝末年辽东的锁火奴和辽阳的兀颜拔鲁欢两次起兵反元,都在1348年(元顺帝至正八年),还在刘福通起兵的1351年(至正十一年)的三年以前。他们都自称大金子孙,但因不久即失败,没人注意及之。1616年(明万历四十四年),努尔哈赤起兵自称大金,并造作祖先传说出于“佛固伦”(满语Fe-gurun“故国”即金),当时必是利用女真族和全国做宣传,利于统一东北的女真各部。锁火奴也好,兀颜拔鲁欢也好,努尔哈赤也好,都谈不到有统一中国的大志。

到了皇太极执政时,情形却不同了,当时东北、内蒙已统一,要进一步经略中原,就要有统一全国的大志,而当时也具备了统一全国的有力的舆论条件。

这些舆论条件是:

1.1634年(明崇祯七年、金天聪八年)十二月,蒙古墨尔根喇嘛带着嘛哈噶喇像投降。嘛哈噶喇是元朝帝师八思巴为元世祖忽必烈铸造的佛像,以后元朝历代皇帝即位前要供奉祂,祂可以说是元朝皇帝和蒙古大汗的象征。因此,皇太极特在盛京建立了实胜寺,寺中起嘛哈噶喇楼以供奉之,足见重视。

2.1635年(明崇祯八年,金天聪九年)。五月命选翻译辽、宋、金、元史;六月从林丹汗处得到传国玺。传国玺是全中国正统皇帝的重要象征。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六月得了传国玺,十月就改了族名。

以上这两件宝物,就成了皇太极要做全中国皇帝兼蒙古大汗制造舆论的证据。下图沈阳实胜寺。

与此相反,金的国号和女真族名反而成为统一全国的障碍。为什么呢?

1621年(明天启元年、金天命六年),后金兵攻破辽阳,明朝就停止对北京房山县金代诸陵的享祀。天启二年,又尽毁金代诸陵,断绝水脉,剥案山之皮以坏风水。三年,又在金陵废墟上建关帝庙以镇压之。这虽是出于魏忠贤的命令,但从中可以看出汉人对金和女真旧怨之深,深怕其后裔再统一中国。下图北京房山金陵遗址。

对这件事太宗皇太极曾一再解释,如致祖大寿书中即曾说“我兵至北京,谆谆致书,欲图和好。尔国君臣惟以宋朝故事为鉴,亦无一言复我。尔明主非宋之苗裔,朕亦非金之子孙,彼一时也,此一时也。”

若继承女真族再建一个金朝,充其量不过半壁江山。所以继金,远不如标榜继明和继元。我们可以看出清太宗曾用政治力量,硬说自己不是女真族,因为女真族称容易在汉人中引起对“靖康之役”的旧怨。改称“满洲”,一说出于曼殊师利,“曼殊”即“文殊”,使崇信佛教的汉、蒙、藏三大民族,反而都有好感。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4年2月13日
下一篇 2024年2月13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