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子个人资料(巍子:婚姻之路全是波折,生一子后离婚,风光背后是无尽的心酸)



2005年,电视剧《亮剑》一经推出之后,迅速爆红,47岁的李云龙扮演者李幼斌,身价涨了500万元。

身价暴涨之后,李幼斌也是意气风发、志得意满,他转头就抛弃了发妻张瑞琪,并且娶了跟自己有13岁年龄差、离过2次婚的女演员史兰芽。

李幼斌和史兰芽的婚礼,让另一个男人默默流泪,默默心碎。

而这个男人就是巍子。

1956年,巍子出生于宁夏,在西北的黄土地上度过了自己的童年时光。

十六岁那年,巍子响应上山下乡的号召,成为了一名知青,来到杨家寨、学习干农活。

巍子从小出生于城市,对于农活并不是十分的熟悉,每次干完活,他都是拖着一身疲累,一步步地走回自己所住的房间。

一到房间,巍子就开始生火、做饭,他的手指被厨房里面的藤条刺得鲜血淋漓。

但是,有什么苦和累,最终他也只能自己下咽。

巍子还跟村里的小伙吵了架,小伙讽刺他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巍子心浮气躁,狠狠地操起了一把板凳,就冲着这小伙打了过去。

但是,这种心浮气躁的性格,给巍子的人生埋下了祸患:

“他在知青中的风评都被降到最低,以至于在知青名额开放之后,他还是没办法回家。”

眼看着回不了家的巍子,转头走上了另一条路:

“考学校,只要能够考上宁夏师范学院,他就能够顺利地当演员了。”

巍子懵懵懂懂地在招生老师的建议下,报考了自己最喜欢的艺术系,在经过半年的冲刺和备考后,拿到了艺术系的录取通知书。

1976年,巍子背起行囊,走进了宁夏师范学院,在两年之后毕业,进入宁夏省当地的话剧团。

刚到话剧团,和新同事们互相熟悉的时候,巍子就遇到了一个宛如惊鸿一瞥的女人:夏立言。

夏立言长相美丽,性格温柔,穿着粗布衣裳,也遮掩不住她的温柔和美丽。

等两人终于结婚,巍子本以为自己的人生,从此再无忧愁。

然而,父母的话语把他推到了泥泞里面。父母说:

“你也老大不小了,还娶了媳妇,该去找个正常的工作了!”

从父母的话语里面,巍子终于明白:

“在父母的眼里,演戏只是一种不正经的工作。”

但他不愿意被父母的思路所囚禁,为此,他选择继续深造,报考了北京的中戏表演进修班。

在他前往中戏之前,最忧愁的还是他的妻子夏立言,夏立言执意要跟他一起去北京。

因为在夏立言的眼中,巍子一去北京,就会是四年的时间,而这些年的时间,他们都要异地分隔,她不想离开巍子这么久。

但是,巍子略加思忖之后,还是委婉地对夏立言表示说:

“他在北京没有任何的房产,也没有任何的生活积蓄,自己都不一定能够在北京立足。”

他很担忧,怕媳妇在北京会跟着他过苦日子。

哪怕夏立言再三表示,自己绝对能够跟巍子同甘共苦,巍子还是独自背上行囊、登上火车,前往了北京。

此刻的他来到北京,发现处处透露着新奇,而他所在的中戏表演进修班,更是一个人才济济的“明星班”。

日后的巨星巩俐、贾宏声等人,都在这个班里。

此外,还有史可、金莉莉等人,长相美丽且出众。

在这些影视圈的好苗子里面,已经快到而立之年的巍子,反而显得十分平凡。

从这个时候,人们就已经能够看出:

“巍子的婚姻,已经分裂出来一道巨大的鸿沟。”

巍子已经在北京这一座繁华的城市里面,认清自己的位置,并且,接受到了来自外界强烈的冲击。

而相比之下,此时的夏立言留在宁夏,继续过着教育孩子的生活,日子平淡如水。

温馨流淌,买点菜、逛逛街、唱点戏,她的眼界,并没有像是巍子那样高远。

一对夫妻走到一起的感情基础,往往是因为共同的现实价值观、相似的圈层和境界。

但是,如果其中有这样一个人,已经打破了原本的境界,并且冲到了高峰。

那么无疑就是意味着:家庭原本的基础平衡会被打破,他们的婚姻之间也会出现裂痕。

至于这道裂痕能否修复,那也要看彼此的定力和耐力。

在中戏表演进修班的这四年时间,是巍子成长最快的四年时间。

他就像是一个陀螺一样,不断被疯狂地抽着转,在光怪陆离繁华的世界中,饱满吸收着各种表演知识和技巧。

大四那年,巍子听说业界开展梅花奖评比活动,他就和自己几名同伴商量,自己编写剧本、采风,排演了一台话剧《桑树坪纪事》。

并且带着这一台话剧,来到了梅花奖的舞台上。

这个作品惊艳了台下的评审官,最终,他的话剧团队摘下了梅花奖的桂冠。

带着这样的荣耀与光环,巍子顺风顺水的毕业,并且如愿以偿在北京人艺话剧团,寻觅到了一份称心如意的好工作。

人艺话剧团出于对人才的看重,特意为他开出了比普通薪资更高的工资,每个月150元左右。

同时,还分给了他一套房。

看房的那一天,巍子激动得不能自已,他知道,自己真的能够在北京这片土地上留一辈子了。

而且,有了安身立命之地,他的妻儿也能够有个家了。

于是,巍子给尚在老家的妻子夏立言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

面对丈夫的盛情邀请,妻子的反应一开始却是有些犹豫,她试探性地说:

“我在这边话剧团的工作还不错,演出也很多,贸然来北京,会不会不太好?”

巍子明白了,妻子是在担心来北京后的工作问题,他大胆做出承诺,告诉她说只要来北京,他一定会对他们母子俩负责。

毕竟,巍子已经很想念自己的妻子以及儿子了,几年时间未见,双方都变得陌生了许多。

当夏立言带着儿子走下火车的那一瞬间,巍子迎了上去,看到自己许久未见的儿子夏紫逸。

从离开时刚刚到膝头,到现在已经长到他肩膀的位置,顿时,他的心里更是百感交集。

等把妻子在北京公寓里面安顿好之后,巍子迅速找到领导,询问领导能不能给妻子在北京也安排一个工作,他还介绍了自己妻子在宁夏话剧团的表演履历和获奖情况。

听完了巍子的话之后,领导也非常善解人意,点头表示了同意,并且热心地帮巍子张罗了一阵,为夏立言找到了一个老本行的工作。

面对妻子感激的笑容,巍子欣喜若狂,从此这一家三口都在北京定了居,但是谁也不曾想到,婚姻的裂缝也在这看似平静之际,迅速扩大。

那一天,巍子接到了一个剧组的邀请,剧组邀请他拍摄《情满珠江》这部戏。

在这部戏之前,巍子从未演过电影电视剧,他一直都在话剧舞台上活跃着,但是,他觉得自己应该试一试这个机会。

于是,巍子将这件事情告诉了自己的妻子和领导。

妻子夏立言的第一反应是摇头,担忧地告诉巍子说:

“你在话剧界已经耕耘了这么久,在影视界只是个新人,你觉得,这部戏真的能够演好吗?”

其实当时的夏立言,并不是不想让丈夫演戏,她只是害怕,丈夫因为扛不住演戏,会受到外界的质疑,受到一些负面批评,她性格谨小慎微,不愿让丈夫冒险。

但是在这时候,丈夫的态度却是:

“必须演这部戏。”

领导们当时也不愿意让夏立言去演戏,一个团里面的老前辈苦口婆心地告诉巍子说:

“你走上戏剧这条路,可能就回不了头了。”

话剧和戏剧表演模式不一样,在话剧上,要求现场反应、演绎夸张,肢体语言要丰富,声音要抑扬顿挫、洪亮高亢,而且能够掌握住全场,并且调动观众的情绪。

但是影视剧中的人,却很少需要夸张的演绎,更需要含蓄内敛的表达以及自然、正常的演技。

以至于有人说:

“话剧是将正常人演得很夸张,而影视剧则是将夸张的故事,用正常人的方式演绎出来。”

话剧受众范围比较小众,收入总是会有一定的浮动,尤其是会受到观看人数的影响。

所以大多数话剧界的老前辈,名声都不如影视剧的演员,同时,收入也不如影视剧的演员。

所以,越是深耕话剧的人,就越是需要沉潜,沉得住气,而且对盛名看淡,对浮华不那么看重,如此,才能够忍受话剧的清苦。

但是,巍子已经受够了话剧界的籍籍无名,也受够了千篇一律一场场重复的表演,于是,他还是投奔了影视界,参演了《情满珠江》。

《情满珠江》一炮而红之后,不少人都看到了一颗冉冉新星的升起。

但是在巍子大红之前,首先所面对的,还是来自于自己家的心酸和质疑。

夏立言希望巍子拍完这部戏之后,就此收手,不要再拍新的戏了。

至少,重新回归她身边,跟她一起踏踏实实的演话剧,一如往常那样。

在夏立言眼里,影视圈水很深,没有编制,一切都靠机缘和命中注定。

她还是希望自己的爱人能够继续过安安稳稳的日子,跟她守着一个小家过一辈子。

但是巍子已经打定的主意,九头牛也收不回来。

最终,他还是辞去了自己在人艺话剧团安稳的“铁饭碗”工作。

在他眼里,他是去追寻金饭碗,但是在夏立言眼里,他是去追寻一个一碰就碎的“瓷饭碗”。

这一次,两人的婚姻终于走到了尽头,巍子把自己近乎所有资产全部留给了夏立言,只给自己留下了六百元钱。

同时,他还要负担离婚之后的生活费。

为了能够负担自己前妻和儿子的生活费,一无所有的巍子疯狂地拍着戏。

在拍戏的过程中,巍子和一个叫做史兰芽的女演员谈起了恋爱,这段爱情持续了5年的时间,是巍子孤独生活中难得的慰藉。

五年里面,他们经常互相去剧组探班,巍子还在北京横店附近租了一套房,两人没戏拍的时候,就双宿双栖,过二人世界。

然而在五年之后,史兰芽遇上了一个叫做李幼斌的男人,她觉得这个男演员,更对她的胃口。

尤其是在那个时候,李幼斌的事业正在蒸蒸日上,发展势头比巍子强劲很多。

巍子听说女友出轨的消息时,本是愤怒不已。

但是听说自己女友出轨的对象是李幼斌的时候,他却长叹一声,满目怆然,决定从此退出这一段感情。

直到现在,巍子的婚姻状态依然是一直成谜。

有人说,他已经跟圈外人结婚生子,过上了惬意的隐婚生活。

但也有人说,他依然还是孤身一人。

2019年12月,巍子和画家黄建南、演员杨志刚夫妇一起参与了一场派对。

巍子依然没有改变自己的豪爽性格,大方地揽着好友的肩膀,对着镜头一笑,却露出了眼角的鱼尾纹,展露出了沧桑的痕迹。

他的头发里面,已经多了几缕银丝。

2022年3月,巍子在网络上晒出了一段视频,视频里面的他穿着一身红黑拼色棒球服,笑容满面,对着镜头侃侃而谈,自信的语气和笑容,依然有几分帅气。

可是,那满头的白发,还是让人感受到:

“当年那个火爆脾气的男人,如今也已经老了。”

和发妻离婚、背叛人艺话剧团的时候,巍子37岁,而如今,他已经66岁。

29年时间一晃而过,当初巍子做的决定,究竟正确吗?

曾经有人询问过巍子,巍子会说:

“北京人艺对我的情分是百分百,但我对人艺的回报却是零。”

对于自己的妻子,巍子或许也是有愧疚的,只是,他把这种愧疚的情绪,体现在对儿子的补偿上,偶尔陪儿子王紫逸一起拍拍戏,闲来跟老友聚会。

或许巍子颠簸一生,也曾为往事后悔,也曾为背叛而内疚,但对于那些情绪,他已经能够妥善地安置。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