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圃个人资料(苗圃:嫁大19岁富商,丈夫给她买飞机,王大治喜欢她20年)


她5岁的时候就登台演出了。

对于舞台和表演,苗圃可谓得心应手。

1977年,出生在古城西安的苗圃,是听着秦腔长大的。

父母都是吼秦腔的,一年里有很多时候都在外面漂泊演出。

偏偏这姑娘不安分,小小年纪就爱玩爱闹爱折腾。

以至于渐渐长大后,由于没人看护她,每次外出演出,只能把她带在身边。

有时候即便说好了把她留家里,

临出发的时候小姑娘又突然变卦,死活不让母亲走。

就这样,小小年纪的苗圃跟着剧团也开始走南闯北。

她像跟跟屁虫一样,无论台前台后,总是跟在母亲后面,大人想甩都甩不开她。

恰好那时候在演鲁迅的祝福。

母亲饰演祥林嫂,剧中缺少一个饰演阿毛的孩子。

后台就她一个孩子,于是,她便被“拎”上台充数了。

一帮大人先是忙乱着给她化妆,穿上戏服和道具,看起来还是有模有样的。

众人都围着她笑,她也喜欢自己这身新奇的装扮。

她在心底已经默默记住了台词,还有就是在台上走路的姿势。

小孩子还是懵懵懂懂,因此看起来很自信。

倒是苗圃的母亲,看着女儿第一次上台,心里反倒是七上八下的。

那种紧张的感觉连苗圃自己都能看出来。

看起来,母亲都要记得快哭了。

后台和前台就一帘之隔,下面挤满了十里八乡看戏的观众。

闹哄哄之中,母亲站在后台和前台的出口。

那里有一道门槛,母亲生怕孩子年幼,被门槛绊倒。

还在忐忑之时,听旁边的锣鼓点,

这小姑娘都已经悄然站在前台了。

母亲想象中的跌倒、孩子不知所措、哭起来、台下哄笑等场面,都没有发生。

女儿虽然只有5岁,可在台上看起来收放自如。

一招一式虽然显得很稚嫩,却也是有板有眼的。

除了动作做得不错之外,她饰演的阿毛也是有台词的。

演出很顺利,看着女儿下场,母亲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下。

她便正式在这一年成为了团里的小演员。

只要有《祝福》这场戏,必然有她登台。

每天化上妆,后台的大人都喜欢喊她丑八怪。

她没戏上的时候,就在后台像个猴子一样窜来跳去。

而到了台上,她又会收起自己身上的那股调皮劲儿。

有一次演完了在后台,她隔着帘子一边往外看,一边对身边的一个演员说,

“今天台下的叫好声,我比你多了两个。”

一旁的演员惊呆了,这妮子小小年纪非但不怯场,竟然还能有心记住这个。

台下呜呜泱泱大片的观众,这要换做其他小孩,估计早哭上七八回了。

还记得什么动作和台词呢。

苗圃都记住了,一年的时间,她跟随父母在外面演出了两百多场。

她既没有说错台词,也没有做错过一个动作。

第二年,母亲把她“轰”进了学校。

不过一年的演出,她也赚了不少钱。

母亲收着这笔钱,而且还告诉女儿:以后上学的文具,都是你自己赚的。

所以整个小学期间,有什么时兴的文具,她轻而易举就能拥有。

上学之后,母亲还想着在课业之外,给女儿报一些兴趣班。

乐器也好,舞蹈也罢,母亲总想着女儿能选一个。

可这个疯丫头往往什么都不选,每天放学扔下书包,就跑得没了踪影。

母亲觉得不能再跟她文绉绉地商量了,得用“武”的才行。

生拉硬拽,她被拖到了一个舞蹈班里。

刚开始的时候,她每天都会乖乖去上课。

母亲看在眼里,心说还是这招管用。

然而没过多长时间,舞蹈老师找到家里了。

“你家闺女拢共就上过一天课,管管她吧,把其他孩子都带坏了。”

原来,看似她每天去了舞蹈班,实际上根本没上课。

眼瞧着她根本不学,母亲最终也由着她的性子去了。

及至渐渐长大,学校里各种文艺活动,她看都不看一眼。

有时候合唱团里临时少一个演员,

她便被“行刑”似地押解到现场,化上妆,至少能凑凑数。

别的孩子都时常问她,你为啥不参加?

她轻描淡写地来一句:不喜欢呗。

就这样,5岁便登台表演的苗圃,从小学到高中,再没有进行过任何表演。

苗圃和王大治是发小,二人在一个院里长大。

两个人从幼儿园到中专都没有分开,那时候王大治不起眼。

但在学校却是响当当的大哥,但凡谁要是对苗圃有意思,王大治就得和他聊一聊。

苗圃被北电录取时,王大治也跟着报考了北电,结果却没有录取。

眼看着就要和女神分别了,王大治这才和喜欢了20年的苗圃表白。

谁承想,苗圃说了一句,200年也没用,还直接说他太丑了。

1998年,苗圃正式成为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学生。

据说在学校,她走的喜剧路线。

不过其后找她饰演的角色,却偏偏都不是这一类型。

毕业后考文工团,主考让她表演一段悲剧。

接下来的表演,她把在场的考官逗得哄堂大笑。

而她在现场觉得,自己演得很投入,都要哭出来了。

只不过她毕业后接拍的戏,刚开始都和戏剧没有什么瓜葛。

《五月槐花香》里,她饰演一个落魄贵族的妹子。

有张国立等一众实力派演员烘托,她一个新人在剧中的表现同样也不生硬。

一个陕西人,把一个家道中落的北京妹子刻画的很丰满。

刚刚出道就能接到好戏,只能说苗圃十分的幸运。

该剧播出后,她就得到了当年飞天奖的提名。

接着,一部《范府大院》,她便和孙红雷搭戏成为了女主。

她饰演的小人物,作为剧中的主线,体现出了一个时代的动荡。

随着《走西口》以及《闯关东2》的播出,

彼时的苗圃成为当之无愧的新生代演员中的女一号。

尤其是《走西口》,当年在央视播出后,获得了空前巨大的反响。

但随之而来,苗圃觉得自己怎么净饰演这类年代剧了。

因此时不时的,她也会出演或者客串一把戏剧。

比如在《高兴》中,她就客串了一个捡破烂的。

作为地道的陕西人,她还在剧中唱起了陕北民歌。

而在《让子弹飞》里,更是借着《走西口》播出后的余热,

她一口山西话出镜,上演了一出冷到不能再冷的幽默。

随后,从古装剧到情感剧,从正面人物再到女骗子,

苗圃没有自己不接的戏。

她不想被定型,或者说对于表演,她又发现了更多新奇而具有快感的一面。

工作之外,她把自己好动的一面,充分发挥了出来。

她喜欢运动,或者喜欢一切跟运动有关的事物。

从攀岩到游泳,甚至潜水,苗圃样样都做得不错。

据说游泳这个爱好,她更是从大学以后就天天坚持。

某种程度上,运动已经融入到她的骨子里了。

而最让她在圈内广为人知的,恐怕是自己的飞行驾照。

2008年左右,她开始考虑考飞机驾照。

朋友以为她是说着玩的,而苗圃自己却是认真的。

最初的时候,先是学习理论知识。

虽然飞行和表演的理论知识完全不在一条线上,

但是因为心里喜欢,她学得很认真。

而且理论上的考试,很快就通过了。

接下来真正难以拿捏的,便是实际的上机和飞行。

她的教练是一个美国人,最初坐上去,

苗圃的心里满是新奇的感觉。

从零开始学起,从仪表盘、操纵杆再到驾驶室内的其他设备,

她记得很牢,而且学得也很快。

教练一开始带着她飞行,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她一遍又一遍去寻找和默记那种感觉。

等到自己第一次坐在主驾驶的位置上,她又感觉大脑仿佛被抽空了一样。

不知不觉间,她感到自己已经处在了空中。

又不知不觉间,飞机又平稳落地。

原本以为心中会出现什么异样的感觉,但统统都没有。

直到走下飞机的那一刻,她才感到自己的腿和手臂开始抽筋。

教练告诉她,操作不当才会出现这种感觉。

在驾驶的时候,浑身尤其是手臂不要用力。

所以在教练说过之后,她才逐渐明白,自己在天上其实是紧张。

这种体验,和第一次走上舞台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先是教练跟着一起飞行,这样的训练持续了很久。

待到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一个人驾驶飞机上天后,

之前的那种不安全感已经在渐渐消散。

教练告诉她,走下飞机的那一刻,步伐中已经透出自信了。

在最后的考试中,从空中关闭油门以及关闭仪表,再到迫降等一系列动作,

教练对她的表现都还满意。

当驾照最终交到苗圃的手中,她品尝到了喜悦和胜利的味道。

据说,考飞行驾照的价格是20万左右。

第一次单独飞行的时候,她在天上呆了三四个小时。

她尝试了独一无二的挑战,尤其是在年轻的女性群体中。

苗圃曾经表示,考飞机驾照不是为了嘚瑟,完全是自己喜欢这种感觉。

或许,当她从天上飞下来,再次站到舞台上,心里的感觉会更加踏实。

2019年,她再次和罗晋合作出演了第二部古装剧。

在八年前,她饰演穆桂英,罗晋饰演杨宗保。

戏里戏外,就传出过两个人是真恋人。

苗圃的父亲生病,罗晋还曾资助了她20万。

不过,当事人从来就没有正式回应过两个人的关系。

因此,无论是苗圃和罗晋的恋爱,还是罗晋的慷慨资助,

外界并不知道真实的情况究竟是什么。

她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面对感情,自己的态度是萝卜应对坑的模式。

每个萝卜都会找到适合自己的那个坑。

当媒体问及,她这个“萝卜”是否为“坑”做过什么的时候,

她只是表示,自己曾跳进过其他的坑里。

至于这个坑是谁,苗圃并没有说过。

提到苗圃真正的丈夫,其商业运作的相关信息出现在网上时,

人们才蓦然发现,她的丈夫是圈外人。

陈义红是商人,年龄也比苗圃大19岁。

除了拥有自己的独立品牌和公司之外,多年来他还投资了多个领域。

丈夫知道她喜欢飞机,还花费500万给她买了一架私人飞机。

随着两个人的结婚,外界发现苗圃也走了一条演而优则商的道路。

她不但有自己独立运营的工作室和文化公司,同时也投资持股了诸多领域。

还在几年前的时候,外界就猜测苗圃的身价已经超过了七八亿之多。

而事实上,她的身价可能更高。

比如2016年她新成立的一家投资公司,其持有张小泉这个品牌80%的股份。

除此之外,还持有华谊兄弟旗下,华谊体育25%的股份。

而苗圃的丈夫,早年就是靠着体育用品投资发家,

其身价高达六十多亿。

生活中的苗圃,很少没有不和父母一起过年的。

早年拍戏多的时候,因为时常在外地,不能保证过年在家。

于是她在哪里拍戏,父母便会到哪里去陪她。

不知不觉间,一家人相随着走了很多地方。

她曾经说过,自己从来不知道单独过年的滋味是什么。

不过苗圃也知道,那是因为自己还年轻,所以父母还能跟着自己到处跑。

等到父母一天天年纪大了,自己就得往家里去。

每次回家,母亲便会做很多菜。

好多年了,她说母亲做出来的菜依旧是黑乎乎的。

因为不管是菜还是肉,母亲都喜欢用糖醋的方式来做。

虽然看着不好看,但是吃起来,还是自己小时候吃的那个味道。

相比之下,父亲做的菜恰恰好看不好吃。

父亲说,做菜不能像她母亲那样,黑乎乎的看着不好看。

他经常说自己炒出来的菜品相很不错。

可在苗圃觉得,父亲的菜也就只能看看。

要是真吃了,就得一趟又一趟地跑肚。

小时候,苗圃盼望着过年。

除了一起看春晚,就是全家围坐着吃团圆饭。

至今,她还记得当年和父母一起看电视的情景。

那是她的整个少年时代。

随着此后的离家,多年来,她已经很少回去过春节了。

如今的苗圃,外界并不知道她婚后的家庭情况。

但很显然,随着年华流逝,她在影视剧中,也开始饰演母亲一类的角色。

苗圃最近的出演,是一部古装剧。

《骊歌行》中,她是那位已经为人父母的皇后。

而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只能偶尔看到她,或是拍一张最美黄昏的晚照,

或者是在阴雨天里,吃一顿让人记忆深刻的火锅。

文|二十二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联系删除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