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雪个人资料(童年女神杨雪,刚红就结婚生子,如今怎么样了?)




提起杨雪,人们仍然会戏称,“那个杀到只剩剧名的狠女人”。


在《小鱼儿与花无缺》里,她一战成名。


那时,她叫江玉燕。


外表上,冷艳风情。



性格上,冷血偏执。


人们将对恶的反感,也投射在演员身上。认为杨雪本人,也是不择手段之流。


但恰恰相反:


戏外的杨雪佛系淡泊,不逐名利。


为了家庭,她推掉很多戏约,过着与拍戏不相干的生活。


以至于几乎舍弃了演员前途。


粉丝们难免惋惜。毕竟,她生来就是块好材料。


五官深邃。

眼睛有故事感。

可柔可厉。

可无辜,可狠绝。



令人过目不忘。


以至于多年后,她再次走到镜头前,人们会怜惜她:


童年女神,现在过得好吗?


曾经的杨雪,也算是那个年代的顶流小花。


大学还没毕业,就搭上了王京花。


王京花的人脉和名气,在业内首屈一指。能被她赏识,意味着资源一飞冲天。


之后就是杨雪的辉煌。


《非你不可》搭档陈坤、林心如。



《血荐轩辕》搭档林峰、汪明荃。



《蝴蝶飞飞》搭档佟大为、王珞丹。



《小鱼儿与花无缺》搭档谢霆锋、张卫健。



一时风头无两。


但杨雪一直自卑。


严格来说,她不算真正的科班出身。读的是电影学院的短期培训班。


骨子里,她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差一截。



也正因为这点不自信,她格外用功。


拍《小鱼儿与花无缺》时,一开始,王晶并不觉得她适合角色。


他看着她的眼睛,说不行,太无辜了。


黑化后的江玉燕要够狠才行。



怎么办?


杨雪很着急。


每天收工后,自己偷偷做功课。


找来了很多影视资料,看类似的人物表演。


对着镜子练习表情。


后来交出了一份出色答卷——


江玉燕成了很多人的童年阴影。


拍《血荐轩辕》时,也不敢怠慢。


有一场戏,消防车对着她喷水。


戏没拍完,没水了,只能等消防车回去灌水。


她以为很快,没想到一等就是40多分钟。


当时是12月,穿军大衣都冻得够呛。她怕情绪会断,接不上,就穿着湿衣服干等。



还有一次拍年代戏,剧组抽了当地的河水降雨,她要在雨中演哭戏。


水混着河底的泥,不是淋下来,而是砸下来,砸得眼睛睁不开。


拍完一漱口,嘴里全是泥。



外形条件好。

能吃苦。

又肯用心揣摩角色。


谁会不赏识这样的女演员?


很快,她迎来了职业生涯的真正转折点。


《人间正道是沧桑》是她的转型之作。



她饰演一个外柔内刚的女子。


前一秒,面对敌军的试探,步步为营,不卑不亢。



后一秒,在爱的人面前,爱而不得,克制地崩溃。



尊严、智慧、力量、柔情。


人物的立体性体现出来了。

杨雪的丰富性也被看到了。


这部剧在当年取得空前成功,包揽下金鹰奖、白玉兰奖。


杨雪也完成自身的蜕变。


从偶像剧演员,到正剧女主角。


所有人都觉得,杨雪保持这股冲劲,一定会越走越好。


但是一切戛然而止了。


转折点在2010年。


拍《烟雨斜阳》时,杨雪意外怀孕。


那时的她处在事业上升期。


很有野心,也很拼。


得知怀孕后,她的第一反应是不想要这个孩子。



但这不是她一个人说了算。


生和不生,家里投了票。


丈夫和母亲,两票对杨雪一票。


对于迎接妈妈这个角色,杨雪是被动接受的。


毕竟,生产对于一个艺人而言,牺牲太大了。


为了新生命,她付出了太多。


有一场戏,她需要穿着高跟鞋迅速跑下楼梯。



对于一个孕妇来说,风险相当大。


但她仍用敬业要求自己。


没有告诉剧组自己已怀孕,生怕别人对她格外照顾,给别人添麻烦。


就这么跑上跑下跑了一天。


一个敬业的演员,和一个称职的母亲,往往难两全。


最令她痛心的一次,是刚生完孩子不久,她进组拍清装剧《枪炮侯》。


一连4个月,见不到女儿。


再见面时,女儿已经认不出她了。


还因为她梳着奇怪的妆发,吓得大哭。



又有一次,女儿去逛超市,错把罐头包装上的孙俪当成了妈妈。


演员职业的特殊性,聚少离多是常态。


但对于孩子来说,太缺乏安全感。


此后,杨雪再也不敢离开女儿太久。


为了女儿的读书问题,她干脆从北京迁到南京。


远离了名利场。

也远离了巅峰。


从此开始了一切以孩子为中心的生活。


闺蜜远道而来,想约她喝杯下午茶。


她没空,要接孩子放学。


随即安慰自己,相见不如怀念。



助理跟她对接工作,她只有一个要求:不能外出工作超过20天。


于是很多的工作计划只能搁置。


无数次的无疾而终。


最后变成了助理口中的一句感慨:“我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你回北京。”



每每这个时候,杨雪只能沉默。


她想回剧组吗?


肯定的。


有时候看影视剧,会遇到自己心动的角色。


看《速度与激情》时会心痒。


渴望挑战难度大的动作戏,表现自己的力量感。


半夜里,她会独自开着跑车,从三环到二环,幻想自己是女主角。


不知不觉,已经热泪盈眶。



她仍然很容易被唤醒演戏的激情。


但能抽出的时间,太少太少。


一年中,最多客串一到两部戏。


能给每部戏的时间,只有三到五天。


剩下的350多天里,她隐藏在“母亲”这个身份之后。


丈夫常年在外,她就必须要补给孩子更多的陪伴。


开家长会。

接送女儿上下学。

操心女儿报什么补习班。

陪女儿去游乐园玩。


想演戏时,只能在短视频里过过戏瘾。


仿妆富江,逼真得毛骨悚然。



一秒白切黑变反派,颇有当年江玉燕的风采。



看的人以为她自得其乐。


但其实这是乏味的。


她自嘲:“哪有演技,就是生憋。”



这根本不是真正的演戏。


好的戏来自于对手。


那种跟优秀演员碰撞出来的火花,才是杨雪憧憬的。


她无比回味拍《人间正道是沧桑》时的经历。


开剧本大会时,听那些专业演员,对剧本、对历史、对人物的专业分析。


“我哑口无言。”



可事实很残酷。


断档后的杨雪,再也不是市场首选。


能接到的高质量剧本越来越少。


《活佛济公》评分6.0,

《红色黎明》5.2,

《逆袭之星途璀璨》4.0,

还有一部《新圆月弯刀》,压了10年,至今未播。


尽管,她对自己仍有信心。


夸下海口:“千万别给我机会,给我机会我就是一把利刃。”


(图片来源:智族GQ)


但能证明自己的机会,已然越来越少。


从演员杨雪,到妈妈杨雪,很容易。


从妈妈杨雪,回到演员杨雪,难上加难。



围观完杨雪的婚后生活,会产生一个疑惑:丈夫去哪了?


杨雪的丈夫,是业内著名的美术设计。


手握《黄金时代》《你好李焕英》《金刚川》等代表作。


今年更是凭借《第一炉香》,获得金像奖提名。


丈夫的事业有成,与杨雪的事业搁置,形成鲜明对比。


网络上不少人愤愤不已。


杨雪大概也听到了这些声音,在结束采访后,特地补充了一段表达。


(图片来源:《失意者联盟》)


简而言之,此事古难全。


她心甘情愿接受这一切。


哪怕她并非百分百享受这样的生活。


家长群里,所有人都在讨论孩子的升学、兴趣发展、培养方向。


杨雪从不说话。


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但你问她孤独么,她不会承认。


委婉地美化:“我欣赏孤独。”



就像她也从不正面回应后不后悔。


但同时,又从侧面透露了,那些心酸确实存在。


对于和自己有同样困境的女演员,杨雪不去触碰对方的伤疤。


“这其实对演员来说是一种伤害,我不知道人家是不是也有心酸,也有后悔。”



能看得出,杨雪在努力消化,婚姻给她带来的负面影响。


也在极力释放出正能量。


哪怕你试图用消极词汇引导她,她依然泰然处之。


不要别人称她为“失意者”。


也不认为自己是“牺牲者”。


更愿意说自己是“前进者”。



这样的杨雪,自然是令人钦佩的。


但我作为女性,钦佩之余,还想到了一些别的。


她的困境太真实了。


这种的困境,绝大多数女性都在面临。


我们放弃工作,

停顿事业,

回到家中,

生儿育女。


到头来,失去的青春,损伤的身体,被错过的发展机遇,无法再享受的单身时光,难有机会重头再来。


而这条路,只要踏上,很难越来越轻盈。

只会越来越沉重,

也越来越被动。


很多时候,因为负荷太大,代价太重,你受了万千委屈,承担了万千痛苦,还是无法转身。


幸福与否,建立在丈夫的一念之间。你有价值与否,也只能让孩子和男人来证明。


值吗?


这是每个女性都要回答的追问。


是。


杨雪绝对是一个好母亲、好妻子。


也确实是一个被剥夺了诸多机会的落魄人。


当你从那些零星的辞藻中,品咂出她的隐忍和不易,就越是对婚姻,打上一个问号。


家庭和事业,如何两全?


我做不到。


杨雪也做不到。


这是一道很难拿满分的题。


试图抗争的女性,往往都代价沉重。要么顾此失彼,要么声名狼藉。


也许如杨雪所说,不要去和生活抗争。



她认命。


知道木已成舟,就成宿命。


不如不想,不争,不求,用清零的心态,去欣赏路上的风景。


剩下的答案,交给那四个字:


顺其自然。


也只有顺其自然。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