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晓彤个人资料(一把烂牌打成王炸,33岁的毛晓彤:我其实很刚)


毛晓彤今年33岁了,

入行十几年来,

她在众多影视剧里做万年女配,

去年因为《三十而已》爆火,

拿下白玉兰提名,

如今终于熬成了女一号。


《三十而已》里饰演钟晓芹


《乔家的儿女》里饰演乔三丽


过去一年里,

她被动地因为一些私事上了热搜,

但她不炒作,不卖惨,

得体而又果决的处理方式,

令围观群众拍案叫绝:

“雷霆手段,菩萨心肠”、

“内娱很久没有这样一位拎得清的女明星了。”


新片《以年为单位的恋爱》,与杨玏二度合作


毛晓彤从13岁开始“北漂”,

毕业2年的时间里都没有接到戏,

在新片《以年为单位的恋爱》里,

她饰演了一位独立闯荡北京的外地女青年,

这引发了她对自己过往经历的追忆:

“当时心里很慌,没有归属感”,

但坚韧的性格让她挺了下来。


毛晓彤接受一条采访


12月中旬,一条在北京见到毛晓彤,

与她聊了聊过往角色和感情观,

以及这样“外柔内刚”性格的由来。

自述 毛晓彤

撰文 刘亚萌 责编 倪楚娇


单从外貌和喜好来看,毛晓彤是个十足的“甜妹”。

采访当天她穿了斜肩的彩条毛衣,巴掌大的脸,明眸皓齿,笑起来灿烂无比。她是星黛露的忠粉,拍“出逃公主vlog”跟玲娜贝儿互动,新戏杀青后会奖励自己做个漂亮的美甲。

一旦进入谈话,她骨子里的那股“飒”就显露出来了,直爽伶俐,沉着而机敏。


毛晓彤是天津人,13岁就到北京学舞蹈,备考中戏时一度挤在招待所上下铺的四人间,每月500块的床位费。

毕业的2年后,她才接到接到第一部戏,《女神捕》演女主的丫鬟。刚入行因为不懂机位,几乎每天挨骂。

一场冬夜绑架的戏,连续拍了三个晚上,每天她都被绑在冰凉的柱子上,腿麻了也不敢吭声。最后一天拍完,没人记得她还被绑着,收工了才被场务发现。场务帮她松绑后的第一句话便是:你很能忍也很能坚持,没准你以后能行。


《甄嬛传》里饰演瑛贵人


她拍戏好像不知道“省力”。《甄嬛传》里演瑛贵人,进组第一场就是暴哭戏,大全景本来拍不到脸上的眼泪,她从头到尾泣不成声。

《霍去病》里有一段骑马出嫁的戏,因为头饰繁重,需要紧紧地箍住,6天下来,头顶被磨掉了一大块头发,当时她没在意,只觉得有点疼,让妆发师垫了一块发包做缓冲,接着就又上场了。

就靠这样有点笨拙的坚持,她得以出演一些重要女配角,长相甜美演技自然,渐渐有了观众缘。


《三十而已》里的“养鱼CP”


直到2020年《三十而已》播出,她的“钟晓芹”才爆火,“都想要避风,谁当港啊”一时成为金句。随即而来的,却是有关她私生活的热搜,不过因为她的冷静而有力的处理方式,圈粉了无数。

她觉得自己“有点刚”性格的形成里,有与生俱来的成分,也有母亲的榜样作用。


毛晓彤与母亲


毛晓彤的母亲是家中长姐,16岁就出门打工,挣钱养家照顾弟弟妹妹。有了毛晓彤之后,为了培养女儿,让她的才艺天赋不被浪费,上得起各种特长班,母亲卖元宵、开餐厅、卖服装、开美容院,什么活儿都干过。

耳濡目染中,毛晓彤也觉得自己也该成为像妈妈那样的人。

如今她33岁了,冷静自洽,并没有遭遇“年龄恐慌”,就像在新戏《以年为单位的恋爱》里,她擅长这种有现实质感的角色,而这种类型,并不会因为年龄的增长而减少魅力。

以下是毛晓彤的自述:

陆鹿珊(毛晓彤饰)与江宇(杨玏饰)


《以年为单位的恋爱》这部片子,讲的是两个“北漂”的故事。陆鹿姗是重庆人,29岁做着酒店大堂经理,是个蛮独立自主的女生。

跨年夜这天呢,她遇到了31岁的江宇,两人算是一见钟情吧,很快确立了关系。一开始蛮甜的,就像普通人谈恋爱,但后来就有了误会。

陆鹿姗从小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女生,她想在北京买房,有一个自己的归属感,一直是自己在默默攒钱,并没有告诉江宇这件事。江宇无意间听到了,但他从来不去问,给了自己很大的压力,拼命工作。


江宇因为工作繁忙,忽视了对陆鹿姗的陪伴


其实女生想要的是陪伴,因为赚钱她自己也可以,但男生想创造更好的物质生活,而忽略了陪伴,最后那根弦就崩掉了。

看剧本的时候,我觉得这部电影非常真实,很打动我。一些片段,甚至是台词,好像就发生在你身边的。里面争吵的戏份,可能很多人会有共鸣,整部戏就很真实地记录了情侣之间,从一开始热烈到慢慢平淡的过程。


我这部片子拍下来,就更加觉得沟通很重要,就像我之前也说过:“可能我想要的仅仅是个苹果,但你很费力气地给了一筐梨,付出的那个人还会觉得很委屈,都给你一筐了,怎么还不满意?”但其实就是意识上的偏差。

有句话叫“相爱容易,相守难”嘛,在当下这个比较速食的节奏里,能维持一段相濡以沫和长长久久的感情,还是很需要智慧的。

我自己也是个长期的“北漂”,13岁到北京学舞蹈,然后一直到现在。中戏备考那一整年我都是住在招待所的,它就是个老的单元楼,房东把它改了,三室一厅的房子能挤下不少人,一个卧室里放上下铺,住4个人,一个床位费每月是500块。

我是个反射弧比较长的人,不会想到太远。后来我考上中戏了,每天脑子里最大的事情,就是把作业排好、把小品排好,其实当时已经有一些同学在想办法见组了,但我没有,所以毕业之后一下子就傻了。

我大概有2年没接到戏,毕业即失业的感觉。

那段时间跑组还挺辛苦的,苦是心里苦,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戏拍。于是就疯狂跑组,有某几个酒店是剧组常驻的,一个酒店有时聚了七八个组,我就楼上楼下递资料。

当时我跟同学在崇文门附近合租,光房租每月要1200块,另外吃饭交通都是开销,需要家里人给生活费,心里是很慌的,就真的是一种“漂”着的状态。


刚出道时期,多是可爱活泼的角色


后来陆陆续续能接上戏了,依然很忐忑,因为即便拍上了,三个月之后杀青,那一刻你又失业了。这就是一个反复求职、失业的过程,很没有着落。

不过心态还是能调整好的,除了家人,当年一起跑组的同学们也给了我很大的情感支撑,到现在我们依然还联系,十几年的友谊了,挺珍贵的。

在北京独自打拼这么多年,让我更有韧性吧,比较能承受失败,一时的得失没有什么。

因为我长得有点显小,导演选我,一般都是演活泼可爱的角色,刚出道时古装剧蛮多的,会觉得你太小了,只能演谁女儿,或者女主角青少年时期。

我也接了一些偶像剧,当然有戏演已经很不错了,不过说实话演的时候我会有别扭的感受,因为很多台词我都不相信。不是不相信美好的感觉,而是觉得有点不接地气,不够真实。


《刀客家族的女人》里饰演飒爽的明月


《刀客家族的女人》里的明月,是我第一次演飒一点,我进组的时候还蛮意外的,因为这部戏里其他女性角色已经够刚了,明月是外表软萌,骨子里依然很刚。

有很多骑马打枪的戏,我当时也不会骑马,就是硬豁出去,感觉是突破了自己。

那个戏杀青当天我就在哭,很久情绪出不来,感觉我好像跟这个角色告别了,以后再也不会遇到了,那种割裂感是很难过的。

《三十而已》里的钟晓芹


后来演《三十而已》的时候,我是很舒服的状态,因为很多情境和台词是能扎到你心里的,是落地的。观众和市场的反馈也证明了我的感受,我是适合一些现实题材的。

从上学一直到现在,我都不是用方法和设计,而是用感受力拍戏。我不会强逼自己硬弩情绪,此刻我想哭就哭了,可能下一场戏感受不到,也不会流眼泪。

戏中的角色多多少少会在你身上留下一点痕迹的,当你拍的戏越来越多,因为怕自己会受伤,就不敢投入那么多。

所以职业上我特别欣赏的前辈是周迅,我太爱她了,《李米的猜想》我看了无数遍。我觉得她特别勇敢,真性情,每一次都很真实地把自己放进去、豁出去,这一点太厉害了。我自己也期望能达到她那样的状态吧。

毛晓彤学舞蹈时期,前排左一


可能大众对我的认知,觉得我长这样一个脸,性格应该是萌萌柔柔的才对,但其实我从小就有点“刚”。

据我妈讲,我2岁的时候她带我去爬山,我就坚持自己走,不让扶。

我妈是很宠爱我的,无条件的支持和陪伴,但她从来没有对我降低过要求。上小学时,我考试低于95分都会挨揍,真的,打屁股。


毛晓彤与母亲


我妈是个很独立的女人,家里排行老大,下面有弟弟妹妹,她要支撑起整个家,我从小看到这样的形象,就觉得我也应该是那个样子。

到目前为止,我都没有接到一个跟我性格契合度特别高的角色。


《乔家的儿女》里的乔三丽


乔三丽是极其温柔,极其能忍,我真做不到那样。钟晓芹是前期不太有主见,什么事都问顾佳,但我如果认定一件事情,还是挺能坚持的。

我其实一直特别想演一个律师。

17那年我考表演系,跟我妈约好,如果考不上就去学法律。因为我觉得律师是一个公平公正的代表,很酷很飒,而且做律师的一定都是头脑清晰,反应很快,我觉得我具备其中的一些素质。

我是2月份过生日的,快34岁了,其实并没有什么年龄恐慌。

我自己还蛮自洽的,之前是一直处于“被选择”的状态,别人让我演活泼可爱的比较多,那我就演,我其实想更多尝试有质感的角色,所以现在反而是比之前更好的时刻。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1)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