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文(6本言情伪禁忌文,原来,我只是林小姐,年少无知时,犯下的错?)


1.《盛夏迷乱》作者:向皖sky

文案:林初第一次见夏南泽时,正是大一的暑假,母亲去世不到一年,林父便往家带回了一个女人。那时,他是那个女人的儿子,是父亲口中品学兼优的名校高材生,是众人眼中不可攀折的高岭之花。

所有人都在称赞他,偏偏她一念之差,想要去攀折他,要将他从那光鲜亮丽的神坛上拉下。处心积虑,欲拒还迎,终是让她得了手。可转眼,却被她,狠狠地丢弃在了尘泥之中。

一别经年,再相见他是甲方项目负责人,她是乙方底层打工人,觥筹交错,酒局的间隙里,她被他堵在了外间的走廊深处退无可退。心头五味杂陈,头顶灯光迷醉……

微醺的夏南泽,将修长的食指轻轻刮过她绯红的脸颊,笑得漫不经心。原来,我只是林小姐,年少无知时,犯下的错?

2.《囚她》作者:休屠城

文案:施家二小姐出嫁一载,以七出之罪被夫家休妻,被婆婆请出家门。无子,不事舅姑,口舌,妒忌,娘家一席软轿把她带回,她住回了自己曾经的闺房。

夜里,她的噩梦又至,那人大喇喇地端坐在她闺房里冷笑睨她。好妹妹,出嫁一年,连自己娘家都忘了,真是好一个媳妇。她跪在他身前,眼眶皆红。 他道:“不是想要活着么?来求我?

“你只许对我笑,对我体贴,对我卖弄,对我用十分心计,藉由我拿到好处。”

3.《私奔》作者:鹿灵

文案:院外香樟树下有个池塘,听说往里面投硬币许愿,百试百灵。宋嘉茉从小到大,许什么中什么。要长到160、要考年级前十、要拿到社团、要变瘦变漂亮……除了有一次,今天开始不再叫陈赐哥,也不要再喜欢他了,她没能做到。

后来聚会,宋嘉茉喝了个酩酊大醉。所有喝醉的女同学乱成一团,她却大手一挥:“不用管我,我叫我哥来。”醉得不知东西南北,却很清晰地拨出了那串烂熟于心的号码。十分钟内,这人肯定到。在心里默默数完时间,她一抬头乐了:“你来了啊?”

她站不稳严丝合缝地黏在他身上,双臂环在他肩头,气息又软又轻地挠着他耳朵。“宋嘉茉。”四下空寂无人,陈赐把她压在墙角,鼻息不稳地质问道——“你就这么相信我不会动你?”

这世界上的爱情无外乎三种——可以的,不可以的,和明知不可以却还是忍不住的。

4.《皇姐》作者:春溪笛晓

文案:容双记得自己入睡前还是容家仅存的小女儿,带着一群将士遗孀入京讨钱。一觉醒来,世界天翻地覆了。首先,她换了个爹,成了当朝长公主。幸运的是,便宜爹已经死了,她不用改口认别人当爹。

其次她便宜弟弟当了皇帝,仿佛还很想弄死她。最后就是那什么盖世无双小将军、什么才华绝顶状元郎先后跪在她皇帝弟弟面前说想当驸马!

容双亲自见完两个驸马候选人,回来对她皇帝弟弟说:“我不喜欢他们这样的。”皇帝弟弟状似不经意地问她:“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容双想了想很诚实地回道:“像柳侍郎那样的吧。” 空气中突然杀气弥漫...

5.《惊雀》作者:荔枝很甜

文案:虞锦乃灵州节度使虞家嫡女,身份尊贵,父兄疼爱,养成了个矫揉造作的娇气性子。然而家中一时生变,父兄征战未归生死未卜,继母一改往日温婉姿态,虞锦被逼上送往上京的联姻花轿。

逃亲途中虞锦失足昏迷,清醒之后面对传言中性情寡淡到女子都不敢轻易靠近的救命恩人南祁王,她思来想去,鼓起勇气喊:“阿兄。”对上那双寒眸,虞锦屏住呼吸,言辞恳切地胡诹道:“我头好疼,记不得别的,只记得阿兄。”

自此后,南祁王府多了个小小姐。人在屋檐下虞锦不得不收起往日的娇贵做派,每日如履薄冰地单方面上演着兄妹情深。只是演着演着,她发现沈却好像演得比她还真。久而久之王府众人惊觉,府中不像是多了个小小姐,倒像是多了个女主子。

后来,虞家父子凯旋。虞锦听到消息,收拾包袱欲悄声离开。就见候在墙侧的男人淡淡道:“你想去哪儿。”虞锦吓得崴了脚:“噢,看、看风景……”沈却将人抱进屋里,俯身握住她的脚踝欲查看伤势,虞锦连忙拒绝。沈却一本正经地轻飘飘说:“躲什么,我不是你哥哥吗。” 虞锦:……TvT


(0)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