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寒个人资料(柏寒:和80后儿媳有代沟,儿子夹在中间受气,晚年让亲人流泪)


她是《媳妇的美好时代》里的“恶婆婆”曹心梅。

红嘴唇、绿发箍,一双左顾右盼的大眼珠。

曹心梅在剧中的形象,可谓深入人心。

而饰演这个角色的柏寒,生活中却并非这副模样。

1955年,柏寒出生于北京,她的祖籍是江苏扬州。

柏寒的父亲是大学里的老师,母亲曾在法院里工作。

她15岁那年,母亲离开了人世。

而多病的父亲,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去世。

孤身一个人在世的柏寒,痛苦之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表演。

可惜,家里连一台收音机都没有。

于是乎,每当邻居家里的收音机响起来,她都会仔细地听。

无论是电台里播送的唱段,还是各个播音员字正腔圆的播音,她都学得有模有样。

偷听收音机,就成了柏寒每天的必备功课。

渐渐学会了唱段,她也会在家里练嗓子。

以至于邻居还以为,谁家的收音机放在了院子里,怎么声音这么大。

可见,柏寒当时的模仿能力确实很厉害。

渐渐长大后,柏寒开始考虑考取文工团。

彼时,北京各个行业里的文工团很多。

每一次她都准备得很充足,而且在考官面前的表现也都很不错。

然而每次考试之后,几乎所有的结果都是石沉大海。

柏寒侧面打听,得到的结果都是出身不好,通不过单位的政审。

虽然每一次得到的结果几乎都是相同的,但是柏寒从未轻易放弃。

为了能获得考官的青睐,她开始更加卖力地学习表演。

观察生活,听收音机,想方设法找来专业的书籍学习。

只要是能够提升自己的能力,柏寒都会去做。

那时候戏剧学院的表演系还没有公开的招生,

而且学校里也没有正常的开课。

如果正常开课的话,她可能都要混进学校去学习了。

这都不是最大的阻碍。

最大的阻碍还在于,她虽然不放弃考试,但每次都得不到录取。

她曾经考取了二十多次都没有结果。

直到23岁那年,经过多年付出的柏寒,才最终走进了中央实验话剧院的大门。

有了绝佳的平台,柏寒几乎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表演之中。

1983年,她出演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寸草心》。

在剧中,柏寒饰演一名护士。

多年来表演的积累和学习,在进入角色的那一刻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释放。

在饰演完电影之后,同年又参演了第一部电视剧《李信与红娘子》。

剧中,她饰演了李自成的夫人。

这期间,柏寒已经步入婚姻的殿堂,并且有了自己的儿子寒青。

而她自己的演艺生涯,则步入了一个快车道。

从电影《大小夫人》,再到电视剧《庄妃轶事》,对于角色和人物的把控,

柏寒已经能够从容地去应对了。

虽然演艺生涯进行的还算顺利,但是柏寒的婚姻却不顺利。

孩子8岁那年,她和丈夫离婚了。

夫妻之间的性格不合,让这段婚姻在几年时间里如同行走在长满荆棘的山路。

两个人磕磕绊绊,一开始不想因为离婚而伤了小孩,

但最终还是没能走到婚姻的终点。

此后几年的时间,柏寒都是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

这不但对一个女人的身心是一种煎熬,对孩子也是一种无形的伤害。

一直到1996年,柏寒才迎来了自己的第二段幸福。

丈夫韩小磊,虽然比自己大15岁,但缘分到了,两个人在当年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人过中年的柏寒,开始接演许多年龄大的角色和形象。

而在此之前,她已经凭借电影《都市生活》里的一个厂长角色,

获得过金鸡奖最佳女主的提名。

1996年,她参演了电影《刘胡兰》。

在剧中,柏寒饰演了刘胡兰的继母。

也就是从这一时期开始,母亲的角色,尤其是继母一类的角色,她开始频繁出演。

进入21世纪后,她的出演就显得更加游刃有余。

虽然很多女性的形象不再是主角,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在剧中展示自己的表演功底。

只是让柏寒始料未及的是,2003年,韩小磊却因病去世。

此时,两个人结婚才走到第七个年头。

两段不幸的婚姻,让柏寒遭受了沉重的打击。

对她而言,自己的不幸还算其次,或许儿子才是最受伤害的那个。

柏寒总是觉得,自己对孩子的亏欠很大。

因此从小到大,孩子有什么要求,她都会尽力去满足。

韩小磊去世后,柏寒不再考虑婚姻的事情。

除了照看好儿子,她一门心思都扑到了表演上。

2004年,她既参演了古装剧,也参演了现代剧,同时还参演了悬疑剧。

无论角色的大小,她都演出。

尤其是从2005年开始,柏寒接戏的频率变得更高。

因此国内很多新生代的演员,很多都曾经和柏寒搭过戏。

这其中,母亲一类的角色和形象最多。

而最出彩的,则是2010年在电视剧《媳妇的美好时代》中饰演的婆婆曹心梅。

这是一个反面的形象,但深入去观察的话,又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角色。

彼时的柏寒已经过了知天命之年,对人物的把控非常纯熟。

里面既包含了柏寒多年历练下来的演技,也有生活中各方面的体验和体会。

这部呈现家庭矛盾的感情剧播出之后就走红,迅速在各个电视台热播。

她饰演的曹心梅,成了年轻儿媳们心目中恶婆婆的典型。

人们甚至一度认为,柏寒在生活中肯定也是这样的一副尊容。

凭借曹心梅这个角色,柏寒夺得了国剧盛典的最佳女配,

对柏寒而言,这是她自己突破自我的演出和表现。

之前虽然也有一些负面角色的演出,但本身都没有如此之大的力度。

而实际上,生活中的柏寒,则是另外一种形象。

儿子寒青长大后,继承了她的衣钵,而且顺利考进了中央戏剧学院。

2008年底的时候,儿子有一天跟母亲说,自己处了一个对象,是一名医院里的护士。

彼时的寒青26岁,对一个年轻的演员而言,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

按理说,他应该把更多的心思放在事业上。

但是做母亲转念一想,孩子已经长大了,寻找自己的人生幸福也是一件大事。

所以在儿子告诉自己后,柏寒说自己是无条件同意的。

很快,儿子把准儿媳带到了家里,柏寒也很满意。

两个年轻人在转过年的五月份,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对柏寒而言,她也要正式做婆婆了。

很多年轻人结婚后,都会选择和父母分开居住,这样在无形中也就避免了很多麻烦。

不过寒青觉得母亲一个人生活太清冷,所以结婚后,还是和母亲生活在了一起。

最初,一家三口生活得其乐融融。

不过随着生活的脚步继续往后延伸,柏寒愈发感受到了自己和年轻人之间的观念鸿沟。

儿子和儿媳都是标准的80后,2009年的时候,网络上最流行玩开心农场。

每天晚上,两个小年轻都在乐此不疲地偷菜,

与此同时,还要和网友在MSN或者QQ上聊天到深夜。

甚至有时候柏寒半夜起来上厕所,都还能看到儿子和儿媳还在上网玩电脑。

刚开始的时候柏寒还觉得,年轻嘛,精力旺盛,就让他们玩去好了。

不过随着两个年轻人早上逐渐开始赖床,柏寒便渐渐受不了了。

柏寒一家都是北京人,豆汁油条是早上的必备。

每天,柏寒都是早早起床,出门溜溜弯,然后把早餐买来。

但往往是她带着热气腾腾的油条回来,小两口还在房间里呼呼大睡呢。

“玩到夜里两三点,能不困嘛。”

有时候实在等不及了,她就只能一边先吃,一边自己唠叨。

不过通常情况下,快要等到九点的时候,她就忍不住了。

拍拍儿子房间的门,不见动静;只有当使劲拍过之后,房间里才有了响动。

等到儿子和儿媳揉着睡眼慵懒地坐在客厅里,

当母亲的还是忍不住要唠叨半天,什么电脑游戏毕竟不是正业了,

大晚上熬夜玩,既伤身体,还会影响心态。

通常,都是她在旁边唠唠叨叨说一大堆的话,

儿子和儿媳只顾着埋头吸溜豆汁,从不说一句话。

偶尔的时候,他们只是对母亲笑笑,还是啥也不说。

老人和年轻人之间,毕竟有着观念的冲突。

当儿媳把高档且价格不菲拿回家的时候,

柏寒左看右看,觉得这镂空的东西根本不值那个价。

有一次她实在没忍住,就对儿媳说,

这东西大窟窿小眼的,穿在里面又没人看,不如买些价格便宜的。

儿媳倒没有生气,反倒和婆婆开起了玩笑。

“妈,夫妻之间嘛,都要有点情调的。穿上又不是给旁人看,再说穿了给别人看,你和寒青还能饶了我啊。”

柏寒听了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

儿媳反倒继续说,东西贵,就有贵的理由,一分价钱一分货嘛。

这件事,后来被儿媳当悄悄话告诉了丈夫。

丈夫倒是无所谓,他知道母亲和他们夫妻之间在观念上有代沟。

既然如此,他告诉妻子,以后再买什么衣服,别让母亲看到就行了。

这样一来,反倒让柏寒的内心生了芥蒂。

她觉得儿子和儿媳有些事情在瞒着自己,心里不免生出了很多疙瘩。

这个疙瘩,最终积累酝酿出了家里的第一次矛盾。

有一次柏寒从外地拍戏回家,刚进屋,就看到儿媳在沙发上看电视嗑瓜子,

儿子在厨房里忙进忙出,儿媳还对他说,自己想吃地三鲜和糖醋排骨。

柏寒的脸色,立刻就晴转阴了。

她直接对儿媳说,寒青在外面毕竟是演员,而且工作没白天没黑夜的。

家里的事情,你应该多做。让一个男人伺候,传出去多丢他的脸啊。

儿媳并没有把这话放在心上。

她说自己碰巧昨天刚上了夜班,让丈夫做一下饭应该也是可以的。

再说演员辛苦,其他行业的工作者同样也是辛苦的。

儿媳的一番话,让柏寒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她回了自己的房间,连饭都不准备吃了。

两个女人开始怄气,最终还是寒青夹在中间受气。

最终,寒青也只能两头说好话,缓解两个人的关系。

后来,儿子寒青看中了一套新房子,

只是手头的积蓄不够,就把想要买房子的事情告诉了母亲。

柏寒表示自己会资助,而且言谈之中还表达了之后和他们一起住的想法。

可儿媳却想要分开住,于是又导致了关系的紧张。

时间久了,类似的这种磕磕绊绊就变得越来越多。

柏寒自己也感到了苦闷和彷徨。

之后,她开始求教单位里韩影老师。

韩影可是在电视剧《渴望》里饰演过刘母的。

对婆媳之间的相处,她肯定有很多自己的心得。

她告诉柏寒,其实婆媳之间,关键是一个心态问题。

婆婆如果能够把握好尺度,把平衡掌握好,家庭关系就会变得和睦。

如果反过来,肯定就会闹出很多的别扭,而且矛盾还会积累。

从那之后,柏寒开始有意识地约束自己。

不用自己多年的习惯去要求别人。

与此同时,不能像对待儿子那样随便说话。

随着自己有意识的注意,她发现,和儿媳相处渐渐开始好转起来。

无论是在家庭收拾的习惯不同上,还是在购物买东西的观念差异上,

照顾好了彼此的想法,相处起来反倒更加容易了。

然而,这段已经变得和睦的家庭关系,却在2012年戛然而止。

这一年的春天,因为神经性内分泌肿瘤,57岁的柏寒病逝。

她在微博上最后的遗言是:

爱她的人们不悲伤,她走得很安详;爱她的人们不难过,生死本就无常。

文|二十二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联系删除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