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红个人资料(韩红:曾因赈灾没能给继父送终)


1月7日,韩红在社交平台发文为西安加油,很多人这才知道,自河南风波之后,她又低调地出发了,带着满满的物资和善款,再次奔赴人们最需要她的地方。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减少争议,这次韩红基金会没有向社会募捐,而是在部分明星朋友以及医疗专家志愿者的支持下,向西安捐赠了核酸取样车、消毒剂等防疫消杀物资。

不得不说与之前相比,韩红团队这次的捐助活动低调和很多,这些年韩红爱心基金会大大小小参与了很多救助和慈善捐款活动,韩红自己也几乎捐空了家产。

但是福祸相依,韩红做了很多实事,也引来了不小的争议,从支援武汉到驰援河南,网络上对她支援的声音有多大,质疑她作秀的声音就有多大。

归根到底,这些人其实是难以理解,为什么韩红能无偿地对别人那么好,这一点就连韩红的母亲有时候也理解不了,为此还一度恼了她。

星二代韩红

说起来韩红可是名副其实的星二代,父亲韩德江是北京人,相声演员,曾与马季、李金斗、唐杰忠等相声名家一同师从相声大师刘宝瑞。

母亲雍西是藏族歌手,1964岁她曾跟着西藏代表团到北京参加文艺汇演,为毛主席和周总理等领导人演唱了《北京的金山上》,得到领导人的高度赞扬。

后来周总理专门给雍西打电话,将《北京的金山上》这首歌的最后一句歌词“迈步走向社会主义幸福的天堂”改成了“我们迈步走在社会主义幸福的大道上”,才有了广为流传的这一版本。

那时,韩德江去西藏参军,因为同样热爱文艺,认识了年轻端庄的雍西。

他们在单口大王刘宝瑞大师的见证下相知、相恋、相许,缔结联姻,还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就是韩红。

妈妈雍西还给她起了藏族名叫“格桑卓玛”,意思是“幸福花仙女”。

韩红2岁那年,韩德江和雍西被调到了成都某军区歌舞团,生活条件好了,韩红更是被宠爱得如珠如宝。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韩红6岁那年,这一年父亲韩德江在演出途中病故,失去了丈夫的雍西一瞬间失去了生活的支撑。

韩红后来回忆过这样一件小事,有一天,母亲雍西工作完带她回家,一进屋就发现桌子上有一只小老鼠在吃他们的干粮,

吓得他们孤儿寡母谁也不敢睡,坐在凳子上熬了一夜。

那一晚,母亲雍西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流了一夜。

可是生活还要继续,雍西能做的只有坚强起来,努力工作给韩红更好的生活。

不久后,雍西北团里安排到上海音乐学院进修,韩红被托付给邻居照顾。

邻居阿姨非常和善,但是到底不是自己家,母亲不在身边,韩红成了一个野孩子,也学会了察言观色。

没人接她放学,她又不认识回家的路,就每天等大院里另一个孩子的妈妈来接她时,跟在后面一起回家。

有一次,她因为值日走得晚,出校门时所有人都走光了,她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韩红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把身边的路人都吓了一跳。

那一刻韩红觉得,自己像是没人要的孩子。

后来母亲终于学习回来了,韩红以为自己的好日子要来了,母亲一定会陪着自己再也不离开。

可她没想到母亲回家后第一时间诉说的不是思念,而是告诉她自己要再婚了。

1980年,雍西嫁给了成都医科大学教师周宇翔,

韩红其实打心眼里一直不愿接受父亲去世的事实,一直骗自己说父亲只是演出没有回家。因此她很排斥母亲再婚,一直也不肯接受继父,常常和他顶嘴吵闹。

夹在中间的雍西左右为难,最后做出了将女儿送去北京奶奶家的决定。

这时韩红才9岁,倔强的她不肯认错,一个人坐上了从成都开往北京的火车。

小韩红在车上后悔吗?她一定是后悔的。

“没有人要”的韩红

因为父母的演出工作,因为父亲的骤然离世,母亲再婚,韩红的童年十分缺爱,更害怕被抛弃,留下自己一个人。

因此,到了北京后,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韩红变得诚惶诚恐,一进门就拿起笤帚帮奶奶打扫院子,收拾桌子,

她“讨好”似的对奶奶说:奶奶,我可会干活了,也不喜欢吃肉,你别让我走。”

奶奶看着小心翼翼的孙女,抹着眼泪一把搂过她:“乖孙女,奶奶家不用你干活,以后肉都给你吃。”

奶奶的生活并不宽裕,爷爷早已去世,叔叔还没结婚,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奶奶花钱买了个手推车,走街串巷的卖冰棍贴补家用。

这是韩红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每到中午时分,奶奶就推着卖冰棍的小车来到学校门口,保温壶里放着韩红的午餐。

韩红蹦蹦跳跳的走出校门,坐在奶奶身边大口大口的吃饭,然后趴在冰棍车的一角写作业,

下午放学了,韩红就坐在冰棍车上,一路上唱着歌,由奶奶推着回家。

母亲遗传给她一副好嗓子,她也喜欢上了音乐,但是对远方的母亲,她依旧有怨气。

母亲雍西并不是完全不管韩红,她会给韩红汇钱,也会隔一段时间就去北京探望韩红,

但是韩红每次见到母亲都没有好脸色,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愿意跟她说。

雍西每次都是红肿着双眼离开的,韩红也红了眼,但是眼泪就是倔强地不愿落下来。

奶奶抱着韩红,一遍一遍地安慰她:“别怪你妈妈,她也是有苦衷的,别怪她....”

可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她心里的伤痕又岂是一日能抚平的?

韩红一直不肯低头,她一直告诉自己:“我有奶奶就够了”。

奶奶确实将韩红培养得很好,1995年,韩红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音乐系,师从李双江。

奶奶逢人就夸:“大红真争气,考上了大学,我对得起她爸爸了。”

对韩红来说,奶奶对她的认可,比什么都重要。

说实话,其实早前的韩红并不是个博爱的人,她曾在采访时说过这样一个故事。

那次她和奶奶一起走在路上,遇到一个乞讨者伸手要钱,韩红停都没停,说了句“没有”走了过去。

一个从小缺爱的孩子,你凭什么要求她爱世人呢。

奶奶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钱财是小,一个人的心性不能这么冷漠。

她转头问韩红:“大红,我记得你的兜里是有两毛钱吧?

“嗯,有啊。”

“那你为什么要说没有呢?”

韩红小小的脸蛋立马刷一下又红又热,她没说话,赶紧掏出了兜里的两毛钱,跑向了老爷爷:

“对不起您了,我不该骗你的!”

临了还向这位乞讨的老爷爷鞠了一躬。

后来韩红说,如果一定追溯自己从事慈善这么多年从未放弃的原因,大概就是这件事给她种下了种子。

与母亲和解的韩红

1995年,韩红在奶奶的资助下拍了人生中第一支MTV《喜马拉雅》,之后一夜走红,没几年就红遍了大街小巷,赚到了大把的钞票。

她给奶奶买新衣服,买新房子,发誓要报答奶奶的养育之恩。

奶奶却不遗余力地规劝她:“回去看看你妈,妈妈是爱你的,你应该多体谅她。以后我不在了,你还有个家。”

韩红这个时候总是故作调皮地告诉奶奶:“你在哪里,我的家就在哪里,我哪儿也不去。”

可惜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无情,2005年奶奶病重抛下韩红走了。

奶奶临终前最放心不下的还是韩红,她拉着韩红的手,劝说她原谅母亲和继父,以后一个人也要好好生活,不能忘本,要多做好事!

韩红拼命点头答应,也没能留住奶奶。

韩红感觉自己的天塌了,“没有家,没有根,没有爱”,生活再多的欢乐也没有人分享,

她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一度想要自杀了事。

这时候妈妈雍西从成都赶到了韩红的身边,每天陪着韩红,安慰她的崩溃和歇斯底里,照顾她的饮食起居,陪她一起接受治疗。

也是这段时间的相处,母女两个促膝长谈,解开了彼此多年的心结。

韩红不再怨恨母亲的抛弃,但是缺失的童年,那缺失多年的母爱却是再也补不回来了。

她不再是时刻需要母亲帮助的孩子,而是能给予别人爱的成年人。

2007年,沉寂3年的韩红复出投身公益事业,她说:“既然没有人爱我了,那我就去爱别人,帮助世上需要帮助的人。”

这是奶奶去世后,韩红给自己找的另一个生活下去的理由。

慈善是一件做起来难,坚持下去更难的事情。

她不放心将钱交给一些中间的慈善机构,因为在她心里,慈善是好心人捐赠的一包方便面都能公示的。

她说每一件物资都应该及时送到需要帮助的人手里,而不是一直放在仓库里。而那些机构做不到。

于是她决定成立自己的积善基金会。

她组建了一个公益医疗团队,亲自带领团队走南闯北,为藏区,为海啸灾区,为孤寡老人,为孤儿等弱势群体提供帮助。

2008年汶川地震,韩红不仅以个人名义捐了330万,还五进五出灾区进行救援。

2010年8月,甘肃舟曲泥石流,韩红又带着团队和救援物资赶往灾区。

这些年,韩红以她的爱心基金以及个人名义捐出去的钱财不计其数。

资助的孩子,超过二百多个。

她号召明星们加入到她的公益事业中来,说明星有着很高的收入,应该承担起相应的责任。

这些年为了做慈善,韩红几乎已经疯魔,她为了募捐下跪痛哭,看着善款不足又言辞犀利得罪半个娱乐圈...

她是一个明星,一年中却有大半年奔波在做慈善的道路上,偶尔上节目,也会爽朗地表示:“路上缺钱了”。

雍西为了不拖女儿的后腿,只偶尔陪韩红在北京小住,大部分时间还生活在成都。

她明白韩红对自己人生的那种自我救赎,但是又不能完全理解。

被骂“不孝”的韩红

2013年,韩红的继父因病去北京治疗,她虽然没有和继父一起生活,但是继父陪伴了母亲雍西30年,对她也算有恩情。

多年前,小孩子心性的怨恨早已经烟消云散了。

所以在一听到继父要在北京看病后,韩红就一手安排了看病住院食宿等问题,并承包了全部费用。

韩红与母亲雍西和继父的关系越来越好,继父似乎也想弥补韩红这么多年缺失的父爱,对韩红像亲女儿一样疼爱。

可是突然的雅安地震打乱了一切。

雅安地震发生后,韩红第一时间捐出50万并在鸟巢搭台举行募捐,

随后韩红“爱心救援队”很快赶赴灾区,而韩红本人也于4月26日中午到达成都与“韩红爱心慈善基金会”的志愿者汇合,带着物资,红着眼眶直奔震中的芦山县。

而就在25日,韩红的继父在成都不幸去世,韩红已经抵达成都,却没来得及去看他最后一眼,也无法顾及老爷子的后事转身奔赴了灾区。

路上韩红接到了母亲的电话,母亲告诉她,“爸爸是睁着眼睛走的,”一直在等着见她最后一面,可是没等到。

可是韩红效仿了“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大禹,转身就奔赴了灾区。

她跟母亲说:“军中不能无帅,我的队伍都在灾区,而且我因为耳朵手术、加上去《中国梦之声》当了三天评委,我不能再耽搁了。”

妈妈很不高兴,“你心中揣着的是人民,这我知道,但你没有赶上追悼会这件事,我还是不能理解。”

这顶不孝的帽子没能压垮韩红,她说:“那给大家时间,慢慢理解吧。有的人是为小家而活,有的人就是为了大家而活,我觉得我就是为大家而活的。

之后网络上不乏有批评韩红不孝的声音,但是韩红没有理会,她也没有时间理会。

27日早上,她早早起床吃了两口馒头,便带领部队官兵一起为芦山地震中遇难的同胞默哀。

紧接着,韩红带领一行6辆救援车来到了宝盛乡中心小学,看望了板房里的学生们。她当场承诺将用“韩红爱心慈善基金会”的善款重建该小学,尽快让孩子们拥有明亮安全的教室。

下午2点,韩红一行再次回到龙门乡,看望了5个家庭,举行了一个简单的捐赠仪式,将3卡车急用物资捐给了当地。

安排好一切后,她才启程回家,为去世的继父料理后事,在疾驰的汽车里,她发了一条感性的话:“阿妈拉,您别哭!不孝的孩子回家来奔丧了!”

但是嘴上说的却是:“这两天太赶了,如果救援没结束我还要再来。”

韩红孝与不孝其实已经不重要了,谁也想生活安定母慈子孝,但是为了生活的长治久安,总有人得做出牺牲负重前行,

就像韩红说的,有人为了小家活着,有人为了大家活着,有舍有得总要做出牺牲。

朱军曾说: “韩红从小就和母亲分开,应当说是一种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但也许就是这种遗憾铸就了她特有的自负与刚强,促使她一步步走向成功。”

如今,韩红和母亲早已经和解,雍西虽然不能成为女儿韩红那样博爱的人,却理解了女儿的用心:

舍小家为大家,这是军人的情怀,也是她父亲的志向。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