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洋个人资料(92岁的于洋,15岁参加革命,单枪匹马闯匪窝,老年丧子崩溃大哭)


于洋在电影《暴风骤雨》(1961)中的影像

说到于洋,人们都知道他是当年电影界22大演员之一,以擅演钢铁汉子著称。

无论是《英雄虎胆》(1958)中智勇双全的侦察科长曾泰;《青春之歌》(1959)中斗志旺盛的革命战士江华;还是《暴风骤雨》(1961)中坚韧不拔多谋善断的土改工作队长肖祥:或是《大浪淘沙》(1966)中披肝沥胆的靳公寿,都给人以充满阳刚之美的印象。

于洋和康泰在电影《青春之歌》(1959)中的影像

2015年是中国电影诞生110周年,也是于洋自1945年参加革命从影70周年,中国电影博物馆特意举办了“于洋和他的‘电影之家’”主题影展,回顾了他辉煌的艺术生涯。

于洋是新中国诞生后成长起来的第一批电影演员之一。因此,理所当然地受到普罗大众的喜欢。

于洋在电影《大浪淘沙》(1966)中的影像

他在建国后的17年里,扮演了工人、农民、革命军人、革命千部、革命青年等20多个角色,而且大部分是主要角色。他演得生动、演得逼真。他塑造一个,成功一个。

他成功的奥秘,除了他在艺术上刻苦学习、追求和探索之外,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他的艺术创造,深深地扎根于革命生活的士壤,他创造的每个成功的角色,几乎都可以从他切身的斗争经历中,找到生活的原型和思想感情的依据。

于洋在电影《葡萄熟了的时候》(1953)中的影像

于洋回忆说:“从1945年东北电影制片厂成立,到今天已经70年了,我经历了很多很多。……有年轻朋友问我:‘你们年轻的时候出外景还要交1毛钱的伙食费和粮票,还要拿着自己的行李卷,住在老乡家里,亏不亏呀?’可当时我们和人民群众就是这样一种关系,电影人不能脱离人民群众,钱多钱少够花就好。比起点着蜂窝煤过冬的老百姓,我们就应该知足了。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大家可以把‘明星’这个称呼舍弃,我们叫电影工作者。”

于洋在电影《山间铃响马帮来》(1954)中的影像

【15岁参加革命工作】

于洋1930年10月4日生于山东农村的一个穷苦人家。他很小就失去了父亲,后来哥哥参加革命走了,他和母亲在煎熬中度日。

1936年时,他们在家乡实在生活不下去了,母亲决定带他去“闯关东”,流浪到东北,后来投奔了住在吉林的外祖母。

作者: 德勒格尔玛/翟建农 出版社: 中国电影出版社 副标题: 于洋传 出版年: 2007-02

外祖母已经年迈,境况同样不佳。为生活所迫,年幼的于洋不得不进孤儿院,母亲靠给人拆洗衣服度日。

他从孤儿院出来后,勉强上了小学,但他不能和别的孩子一样无忧无虑地念书,放学后还要帮助母亲送衣服。

这期间,他有机会体察社会底层的生活,穷人的苦难在他的心灵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于洋在电影《生活的浪花》(1958)中的影像

当他在长春市读到高小六年级时,当地的“满映”要拍摄一部根据高尔基的作品《表》改编的片子,需要一名饰演流浪儿的儿童演员,便把他选了去。

他自己几乎就是一个流浪儿,所以试镜头很成功,以后便在那里当了一段临时儿童演员,那是1943年的事。

穷孩子总免不了受人歧视和侮辱,可是于洋生性刚强,硬是不吃那一套,再加上对日本人统治的不满,他平时经常习武,练出一套很象样的拳术,准备防身。

于洋在电影《暴风骤雨》(1961)中的影像

1945年,于洋正在一所私立中学读书,抗日战争胜利了、他找到了当八路军侦察员的哥哥。哥哥在光复后转到东北公安局搞情报工作,在他的影响下,15岁的于洋也参加了革命工作。

1946年国民党军队进攻长春,由于情况突变,他没有来得及跟着部队撤退,曾被国民党逮捕入狱。但是他没有暴露身份,后来找保人保了出来。

于洋在电影《英雄虎胆》(1958)中的影像

出狱后,他就逃到解放区。当年9月开始,他参加了土改工作团,在勃利、林口、牡丹江一带搞武装土改,时间近一年。

当时的斗争形势十分复杂,工作团的同志住在农民家里,依靠群众,与谢文东匪徒周旋。这段生活对于他后来在影片《暴风骤雨》中饰演土改工作队的肖队长大有好处。

1946年冬天,于洋在麻山参加土改工作队

由于斗争形势的需要,他不久又被调到前线,在一个炮兵部队当文化教员。这时解放军不断向南推进,他随大军南下,曾参加了解放长春、四平的战役。

这一段战斗生活、使年仅16岁的于洋受到:极大的锻炼,为他的艺术实践打下了深厚的生活基础。

于洋(中)在电影《留下他打老蒋》(1948)中的影像

【17岁拍摄第一部电影】

1946年,东北电影制片厂(长影前身)北撤兴山时,16岁的于洋没赶上。后来,他在金山(1911-1982)等人的指点下,独自北上,经过一个月的艰辛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队伍。

之后他同陈强(1918-2012)、于蓝(1921-2020)等人参加了轰轰烈烈的土改工作,这段经历为他日后演肖队长打下坚实的生活基础。

于洋(左)在电影《留下他打老蒋》(1948)中的影像

1947年,在拍《民主东北》(第五辑)时,东影试制了第一部短故事片《留下他打老蒋》(1948),于洋参加了拍摄。

“记得我在里面演连长,小战士是马德川演的,袁乃晨(1919-2015)扮演营长,演指导员的郝凤阁,后来在参加亚非和平会议途中飞机失事牺牲了。虽然影片是用再生胶片拍成,画面挺模糊,但军民看了仍相当受鼓舞。”

于洋(左)在电影《留下他打老蒋》(1948)中的影像

即而于洋又回到部队,迎接长春解放。

1948年秋,东影拍第一部长故事片《桥》(1949)时,又将他调回,在影片中扮演工人吴一竹。影片从哈尔滨某铁路工厂开拍,长春解放后,又到摄影棚收尾。

1949年5月1日,全国大部分国土已解放,此片在解放区内公映引起相当大的轰动,因为它毕竟是中国第一部以全新的角度正面描写工人的影片。

于洋在电影《中华女儿》(1949)中的影像

紧接着,《中华女儿》(1949)在镜泊湖拍摄外景,于洋也参加了,在里面饰同八位女英雄一起担任掩护任务,智炸铁桥的抗联战士张勇。

【边体验生活边参加战斗】

1950年,于洋同当时还是女友的杨静合作主演了《卫国保家》(1950),他饰踊跃参加部队,保卫胜利果实的翻身农民杨德山。

电影《卫国保家》(1950)剧照,于洋和杨静

之后他到北影参加《走向新中国》(1950)饰炼钢工人。

1953年,于洋回厂,在《葡萄熟了的时候》(1953)这部建立合作社,打击投机商人,颂扬工农联盟的影片中演了一个农村供销杜的修水车工人。

于洋在电影《葡萄熟了的时候》(1953)中的影像

接着,于洋到上影拍了《山间铃响马帮来》(1954)。1954年他在《怒海轻骑》(1955)中饰中队长林志远,这是部以解放一江山岛为背景的影片。

当时,他们就在一江山岛对面的海门体验生活,战斗打响时,他和郭允泰(1928-2005)、高博(1918-1992)、李景波(1913-1981)等人正在前线指挥所,可以直接看到岛上升起的团团硝烟。

于洋在电影《山间铃响马帮来》(1954)中的影像

他们还跑到阵地上做宣传鼓动工作,到包扎所帮忙抬担架,为伤员包扎伤口,几个人浑身满脸都是血……直接参加战斗,然后表现战斗,这在中国乃至世界电影史都是极少见的吧!

这是于洋在长影拍的最后一部影片。然后为了进一步培养他,送他到北京电影学院表演专修班深造了两年。

电影《怒海轻骑》(1955)剧照,于洋

于洋后来回忆在长影的日子,“那时候,那里的生活是那样火热、充实,充满了激情,职工真有新社会主人翁的感觉。”

作为新入党的年轻人,他更是组织叫干什么就干什么,搞护厂站岗,背上枪巡逻,组织舞会,为食堂杀猪…总觉得有做不完的工作。

于洋在电影《青春之歌》(1959)中的影像

说来好笑,年轻的于洋还做过一次小买卖,在拍《中华女儿》时,一天夜里,他在驻地边巡逻,突然发现个大黑影走来,于是猛然想起白天老乡讲的黑瞎子,枪响后,他才追悔莫及,原来打中的是一条牛,摄制组只好赔老乡家钱,第二天他赶车上集卖牛肉、牛皮.......

《大众电影》1958年第16期封面,电影《英雄虎胆》(1958)宣传照,于洋

【带领穷苦农民搞土改】

于洋在北京电影学院表演专修班的两年里,系统地学习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表演艺术体系,在他原来比较丰富的表演实践的基础上,他对表演理论接受很快,从而明确了过去自己在表演方面的不足,为后来的艺术创造找到了新的基点。

在电影学院毕业后,于洋被分配到北京电影制片广当演员。

于洋在电影《水上春秋》(1959)中的影像

于洋接到剧本,总是首先从自己的切身经历和体验中去寻找角色的依据一一寻找自己和角色的共同点和相通点。然后,展开想象去创造。

当他接受了在《英雄虎胆》中扮演打进敌穴的我军侦察科长曾泰的任务后,便首先从自己当侦察员和在战争年代的经历和体验中寻找依据,从而在扮演中表现我军指成员的大智大勇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和英雄气概。

于洋在电影《英雄虎胆》(1958)中的影像

《大浪淘沙》里的靳恭寿,《青春之歌》里的江华,他们是20世纪20年代、30年代革命青年的形象,他们身上也在一定程度上概括了四十年代少年于洋的某些特征。于洋通过自己在四十年代的感受,去接近、去熟悉和塑造他们。

于洋在电影《暴风骤雨》(1961)中的影像

于洋对《暴风骤雨》里的肖队长太熟悉了。影片反映的是1946年北满地区武装士改的斗争生活。

当年,也是在那个地区,于洋是带着一枝枪,两个手榴弹闯进土匪窝的。他把生死置之度外,领导牡丹江畔麻山的穷苦农民搞土改。

于洋在电影《暴风骤雨》(1961)中的影像

他每天和穷苦农民一起谈翻身解放,打土匪、斗地主,分土地……他向农民宣传天下农民是一家、团结斗争求解放的革命道理,也常常惦念着生养他的山东故乡的农民的翻身解放。

他和北满麻山的农民有着生死与共的血肉联系,直到土改后30多年后,麻山当年的老房东,还不远迢迢千里,给他送来苞米碴子!

于洋在电影《暴风骤雨》(1961)中的影像

他戏路很宽,在反映不同时代的不同题材的作品中,都表现出人物的不同性格特点。

但是,也能从他饰演的不同人物身上找到共同的特征,那就是正直刚毅、朝气蓬勃、具有火一般奔放的热情和不被任何困难所折服的力量,能够给观众以强烈的情绪感染和巨大的精神鼓舞。

于洋和王晓棠在电影《英雄虎胆》(1958)中的影像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1966年开始,他作为“三名三高”和“新生的资产阶级人物”而被批斗,这种说法和行为对现在的年轻人的确是很难理解的。

另外还有两项主要“罪名”:一是他在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制的故事片《英雄虎胆》里,扮演了打进敌人内部去的我军侦察科长曾泰,因为他演得很逼真,于是上层说他“比敌人还敌人”。

于洋在电影《大浪淘沙》(1966)中的影像

二是他1964年在珠江电影制片厂摄制的故事片《大浪淘沙》里扮演了革命青年靳恭寿,于是犯了为陶铸歌功颂德的“罪”。

于是在那个年头,于洋成了北影的“一景”——作为“四大黑帮”之一的他,每天两次接受“示众”性的群众批斗以来,肩挎忠字包、胳膊上戴红箍、腰扎皮带的人流,跟赶庙会似的,源源不断地涌进北影。

于洋在电影《暴风骤雨》(1961)中的影像

而当时37岁的于洋挺着身板,不低头,不弯腰,不时用锋利的目光扫视着围斗他的人群。

毕竟他和那些上海滩出来的完全不同,他从头到脚都是“红色的血液”,他的历史都是可以交代的清清楚楚的,这点上面也是非常清楚的,但这种“表面工作”不做也不行。

于洋在电影《葡萄熟了的时候》(1953)中的影像

【与妻子合作,配合默契】

在特殊年代,于洋暂时退出了银幕,中断了演艺生涯。直到1974年才开始允许拍片。

由于当时环境所限,于洋被安排拍了几部反应当时意识形态的几部电影,如《火红的年代》(1974)、《第二个春天》(1975)、《反击》(1976)等片。

于洋和陈强在电影《大海的呼唤》(1982)中的影像

“四人帮”被打倒以后,于洋才真正重返影坛,开始由演员转向导演,先后拍出《万里征途》(1977)、《戴手铐的旅客》(1980)、《大海的呼唤》(1982)等影片。其中《骑士的荣誉》(1984)、《驼峰上的爱》(1985)两部影片,是反映草原蒙古族人民的斗争生活的,由他和妻子杨静联合导演。

于洋和妻子杨静

杨静是蒙族人,1929年2月生于内蒙哲里木盟后旗,1945年参加革命,在四野军政大学文工团。1949年,随部队进京。

1949年底,东影开拍《卫国保家》,她来到东北,在片中演送郎当兵的陈桂英。

杨静在电影《生活的浪花》(1958)中的影像

后来,杨静回北京拍了部《一贯害人道》(1952)。1953年,杨静再回东北拍根据马烽小说改编的《结婚》(1954),她和于洋也就在这年结婚了。后来,两人在电影学院又成了同窗。

1954年3月,杨静生下了女儿,取名于静江。

杨静的蒙古名叫德勒格尔玛,每当提起这个名字,她总免不了想起周总理。

那是在表演专修班毕业演出时,周总理来了,看到杨静在《第十二夜》中既演哥哥又演妹妹,完成得很出色,便饶有兴致地同她攀谈起来,当知道德勒格尔玛这个名字时,总理“今后上银幕要用这个名字嘛!”

没想到一年后,她再见到周总理,总理竞叫着“德勒格尔玛”来同她握手,并询问起家庭和于洋的情况,这就是日理万机的人民的总理。

于洋和杨静在电影《生活的浪花》(1958)中的影像

于洋和杨静在电影《生活的浪花》(1958)中的影像

总理去世后,杨静曾写文章深情地回忆了这一段经历。

后来,于洋和杨静又各自在北影等厂演过十多部影片,其中,在《生活的浪花》(1958)中,两人演的还是一对,人们说,他们镜前同表演,镜下共切磋,真是珠联璧合令人羡幕。

于洋和杨静一家四口

1960年秋天,杨静再度为于洋生下一子,取名为于晓阳(1960-2005)。儿子的到来,让全家乐开怀。

【75岁经历丧子之痛】

随着年纪的增长,不论是于洋还是杨静,都逐渐淡出了银幕。

女儿于静江曾在八一电影制片厂工作,并给严寄洲(1917-2018)导演的电影当过副导演,后来去美国学习后定居在那里。

于洋和杨静一家四口

于洋和杨静一家四口

于洋的儿子于晓阳,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同班同学有韩三平等人,他是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导演,导演过《翡翠麻将》(1987)、《开着火车上北京》(1999) 等片。

2005年1月7日,于晓阳在从电影《爱在北纬三十度》的外景地回家的火车上,却因突发哮喘病不治身亡。

于洋和杨静以及儿子、儿媳女高音歌唱家迪里拜尔(左二)还有女儿(右二)一起合影

那天,于洋和杨静起个大早还专门为回家的儿子准备了丰盛的早餐,可是左等右盼,等来的不是儿子风尘仆仆的身影,而是儿子去世的噩耗。

于洋当场晕厥。醒来后,一向铮铮铁骨的于洋痛哭失声:儿子啊,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啊!……

后来回忆起儿子,于洋依然是老泪纵横地说:虽说于晓阳已40多岁了,但在我们眼中,他永远都是个孩子。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老两口慢慢从丧子之痛中走出来。

于洋和杨静夫妻

精神矍铄,慈眉善目的于洋,身体状态不如从前,好在妻子杨静将他当成宝,悉心照料,而杨静的身体还算不错。

虽然两人不能再出去旅游,但是这两位老人还是会每天去楼下散散步。

如今于洋已经92岁,妻子杨静也94岁了,已经都是耄耋之年的老两口携手走过了69年的婚姻生活。

于洋在电影《青春之歌》(1959)中的影像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

相关推荐